2013年4月24日 星期三

意外寒冷的春天

出國前,木棉花和櫻花盛開著。
我看著美景,記憶著。
回國後,木棉花和櫻花已經不復見,只見綠葉茂盛的樹,整排整排,環繞著台北。
時間啊,是這樣,不說一語,已經透過自然述說了。

我在春天時抵達巴黎。
是我遇見最冷的巴黎。
這是冬天吧,我說。
我穿著春裝,完全無法覆蓋冬天的寒意。
一日,微微下起了短暫又驚喜的小雪。
那日我們一大早到法國最具歷史權威的文學出版社開會。
開完會後,已近正午。我和西班牙的出版社友人剛好走出會議室。
他說:「下雪了。」連歐洲人都吃驚的雪。這樣的季節,竟然是有雪的日子。
我望像窗外,不思議般的,看著細細小小的雪景。
小小的雪,一接觸地面便自然融入。
上週一抵達巴黎,就直說她的網路氣象預告今天會有雪的葡萄牙出版人一出會議室,我趕緊說:「快看,下雪了。」但,那時雪已經不復蹤跡。
她依然深信著,笑著說:「對吧,我說今天會下雪。」雖然她沒見著雪,卻是如此天真浪漫著。

隔日,我離開巴黎搭火車前往倫敦。傍晚抵達倫敦,未預期的冷。
冷,比在巴黎更冷。
我穿著薄皮衣外套,走在倫敦街頭。從頭凍到腳,原來,這是所謂的冬天。第一次,我如此深刻體會。
巧的是,巴黎下雪的一週後,我上午醒來,窗外一片白茫茫。我趕緊戴起了眼鏡。是雪!
又是下雪日。而這雪,更甚巴黎的雪。白天到傍晚,而這強風吹得雪四處飄揚。
那日,我終日未出,只是偶爾望著窗外的雪。驚嘆著。

從南國來的孩子,第一次,意外地經歷了這樣寒冷的春天,像是冬天的日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