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6日 星期五

親愛的愛米粒

「親愛的愛米粒......」
是我每日收到信的信頭第一句。

親愛的愛米粒之後,總是有很多的請求、很多的疑問、很多的很多。
也許,其中有一封會寫著:「親愛的愛米粒,我很想念妳。」
但我也希望,這想念我的人,正如我思念他一般。

我說,我討厭講電話。不只是講外國語,連講中文都讓我緊張。
但,喜歡寫信的我,卻覺得寫信越來越難了。
我該怎麼寫,才能讓收到信的人真正理解我的想法?
我該怎麼表達,才能真正將我的心意傳遞正確?
太難,真太難。

網路剛開始時,有人說,太好了,以後人跟人之間可以減少見面,減少紙本信件。
但,網路時代超過十年了,人跟人之間的見面和聯繫是否減少了?
並沒有。
網路,虛擬的世界,充滿著太多的未知與不安。
反而促進了真實世界的交流與溝通。

人,真是微妙。

我時時日日,寫著信閱讀著信。
有些信讓你狂喜,有些信讓你失落。
文字,從未知空間的某處,抵達妳所在的空間。

「親愛的愛米粒,妳好嗎?希望妳很好。而我......」

我看著教科書教導的文字出現在信頭時,又熟悉又陌生。
因為教科書上從沒教過接下來的信會寫些什麼。

課本上的例句和真實生活的用語,好一大段距離。
有時我反而希望每封信都跟課文一樣。簡單、沒意思、沒煩惱、沒傷心。

「親愛的愛米粒:夜深了。遠處傳來不知名的鳥啼。我想新的一天又即將展開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