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7日 星期六

如果世界只能有一個生存,你會選什麼?

從倫敦回台後,我家的老貓小鬆生病了。不吃不喝,每天拉肚子。
生說可能是腸炎,但很不尋常,得持續觀察。每天,我為工作的事煩心,我為小鬆的身體擔憂著。
剛從倫敦回台的我,沒時間為時差所苦,因為要煩惱憂鬱的事太多了。

記得我們在耶路撒冷時,和幾個fellows在晚餐時玩起了一個很無聊又超有趣的遊戲。就是選兩個很相近又無法割捨的東西,來選擇如果世界上只能有一個生存,你會選什麼?而且你得為自己選擇的答案辯解。那天晚上的題目很多很多,像是:「天空和海洋?書和音樂?貓和狗?」這些都很難選。
貓和狗?我又養貓又養狗(雖然狗已經離開,但他永遠在我心裡),我該選什麼?我最後說,我無法選擇。真的。貓或狗,我都無法忍受他們在我的生命中消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