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8日 星期二

昨日、今日、明日 Hier, Aujourd'hui, Demain


半夢半醒間,想起了巴黎蒙馬特的地鐵站Abbesses,一級又一級,沒完沒了的階梯。Abbesses地鐵站外的街頭藝人的音樂隨著階梯越往地底深入,逐漸淡去。而我們在列車即將行駛關門之際,和友人擁抱道別。

才一星期前發生的事,轉眼像夢一般。

一群人,大老遠從地球的一端坐了長程的飛機抵達法國的波爾多,參加梅鐸馬拉松( Marathon du Medoc) 挑戰在32度的大太陽底下,沿著葡萄園,進行漫長的馬拉松長跑。隔天,我們坐上高速火車TGV前往巴黎。大家說:我們去蒙馬特眺望巴黎吧。我們像小孩子般,坐上了「艾蜜莉的異想世界」的旋轉木馬,順著階梯抵達聖心堂。


天空很藍,藍得很不真實,巴黎是如此眩目迷人。離開聖心堂往地鐵站走時,我們望著那長長的階梯傻了眼。我們忘了剛跑完馬拉松的雙腿是如此鐵地不聽使喚,我們像極了幾個年邁的老人家一樣,扶著欄杆,一級一級地,緩慢地往下走。先抵達的友人,在底下等著,笑成一團。這儼然成為我們自虐式馬拉松跑者的最佳懲罰。

不知道為何,我想起了在巴黎街頭不經意看到的文字:「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 is a Mystery, Today is God's Gift.」(昨天已成歷史,明天仍是未知,而今天是上帝給的禮物。)

我在夜裡,竟想起不久前的歷史,而那歷史,是我們一群朋友共同創造、擁有的,最棒的禮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