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9日 星期三

吃六頓晚餐的貓

好吧,這件事真實地發生在我自己身上。
七月時開始餵社區附近的流浪貓,其中有一隻黑白貓跟我特別親,每次我只要一出現,搖搖飼料袋,他不管在哪都會飛奔而來。沒多久後我幫他取了一個名字「阿珠珠」(雖然他是公貓)。
然後我開始擔心如果下雨時阿珠珠會不會淋雨餓肚子。有一次我像往常一樣餵著阿珠珠,同棟樓的男子帶著小狗出來散步,和我攀談了起來。他說:「有一個小姐每天晚上12點都會到附近餵貓喔,風雨無阻。」好吧,附近的貓,當然包括我的阿珠珠。雖然知道阿珠珠不只跟我一個親,但至少這樣一來我就不用擔心出國時沒人餵他吃東西了。

從法國一回來,我馬上帶著飼料到老地方找他,他像往常一樣飛奔而來,逗得我開心極了。
而我也照常每晚去餵他,也照樣多帶了飼料給他的貓咪朋友們。
今天晚上游完泳,我又到老地方找他。剛好有兩個難分難捨的戀人佔據了那小方塊地。我四處找著阿珠珠,沒多久,發現他跳上了隔壁平房的圍牆正想要衝向我,但,我同時也看見了住在那平房的壯碩的老外敲擊著空碗,對著剛吃完晚餐的阿珠珠說了些什麼。這時阿珠珠看著我,又轉頭看著那老外,有點尷尬地,靜止不動。
哇呀,這阿珠珠,一個晚上不只吃了兩頓,至少吃了三頓。有時我又看他從另一端的平房跑向我。
這這這,原來我正餵著那隻吃六頓晚餐的貓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