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6日 星期三

萍水相逢的白色狐狸狗

晚上回家時總會在路上遇到很多溜狗的主人,有時狗狗會衝向我搖搖尾巴,有時我會輕輕摸摸狗狗,跟主人微微笑,然後離開。今晚又有一隻白色狐狸狗熱情地往我身上撲,我摸摸他然後他就趴坐到我身邊
他的主人問:「妳有養狗吧。」我說:「以前有,但我的狗最近走了。」
他說:「那這隻狗送妳吧。」這這這,第一次有人這麼乾脆要送我狗。
我仔細看這戴著藍色領巾的狐狸狗,非常雪白乾淨。
那主人又說:「我家已經有五隻狗了,我看你們很投緣,就送妳吧。」
我我我,我心裡完全沒有準備,也還沒從小憂離開的悲傷中走出,就這麼糊里糊塗養了一隻在路上遇到的狗好嗎?我摸著他,不想問他的名字,怕我自己從此會惦記著他。
我跟那主人說:「我太少待在家了,對他不好。」
然後我謝過他的好意,揮了揮手,頭也不敢回地往前走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