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9日 星期五

有一天我也成了禁錮在自己世界的旅人

書房裡的旅人

昨天半夜醒來,昏昏沈沈。這裡是哪裡?深度近視的我,分不清方向。
夜是深的,我躺在床上,想了許久,我在哪裡?
然後,我又昏睡過去。夢裡,我又醒來。
急忙想要趕赴接下來的約會,卻總是找不到見面的地點。
慌亂中,我又到了另一個未知的世界。我忘了,我要找尋的到底是什麼。
天亮了,我又躺在床上想:我在哪?
左手邊是一大片落地窗,斜前方有張書桌,上面雜亂放著筆電和書籍、資料。
左手邊是衣櫃,旁邊是個mini bar。

多少次,我在長途的旅行過後,在半夜裡醒來,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全面啟動」的電影場景,保羅奧斯特《書房裡的旅人》的細節,彷彿一次又一次,像夢境,像虛構的小說,襲擊我。

前一陣子,同事走到我面前問我:「可以分享當初怎麼簽到保羅奧斯特作品的故事嗎?」
老實說,他的作品一開始不是我挖掘的,但的確是我簽下來。
當初是怎麼愛上他的作品?對我而言,不是《紐約三部曲》,而是《月宮》。
因為喜歡保羅奧斯特的作品,喜歡伍迪艾倫的電影,第一次到紐約時,我緊張又充滿期待。
我喜歡跟城市有關,在城市迷失,在城市尋找自我定位的故事。
保羅奧斯特的書,一本接一本。
第二次到紐約時,我在美國BEA書展親眼見到了保羅奧斯特本人。
那年他正要在美國出版《幻影書》。我和其他的書迷一樣,排隊等著簽名。
大家嘰嘰喳喳的說:「保羅本人真帥啊。怎麼都不會老呢?帥哥就是帥哥。」

書中書和夢中夢,當你真實接觸時,是這樣的不可思議。

在我從法蘭克福參加書展回台後,同事Sam親切的到我身邊說話。
我帶著疲憊的眼神看著他,他說著說著,提到了「海邊的卡夫卡」,提到了「保羅奧斯特」。
他的笑容讓我不由自主的點點頭。
隔了幾天,我才從夢裡醒來。原來我得去海邊的卡夫卡聊聊保羅奧斯的作品。
一切就像連鎖反應一樣。這夢境一層又層,實在太深了。讓人難以醒來......


奧斯特小說的迷人之處與脈絡介紹



海邊的卡夫卡十二月讀書會
時間 2010年十二月十號星期五晚上八點
地點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44巷2號2樓
請電櫃台 02-23641996 報名參與讀書會 免費入場最低消費飲料一杯
帶讀人:
Tzara查拉 ﹝超自由影評人、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
莊靜君 ﹝皇冠出版副總編輯﹞
主辦 皇冠出版 海邊的卡夫卡
協辦 無名愛讀書 ELLE雜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