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日 星期四

不能跑的日子

捷運到家裡,15~20分鐘。
腳痛,不能跑的日子,25~30分鐘。
步出捷運站,計時開始。
一切就像是被撥慢的時鐘般,照著自己的步伐行走。
慢慢地,我體驗著以往沒有仔細觀察到的一切。

已經蓋好外觀的大樓,今天依舊有管理員在坐鎮。

五金行的米格魯,還是被綁在門口嗚嗚叫。我叫喚著牠,牠慇情地對我搖尾巴。
失去自由的狗,總是想著怎樣掙脫鎖鍊。

寵物店玻璃門內,剛生完小貓咪的折耳大貓,瞇著眼舒服地坐在客人大腿上。
小貓咪互相追逐著尾巴。

超市門口有幾個晚歸的人,採買宵夜的糧食。

熱門的包子店,幾隻小貓咪自由進出,在門口玩著躲貓貓。

公園裡有人牽著兩隻秋田犬散步。

走累了,我坐在公園的椅子上,吹著涼風,看著天空。
颱風近了,天空不見月亮,不見星星。

我環顧著耗時兩年終於整修好的公園,總是有人在公園的一角聊天、下棋、溜狗、跑步。

緩緩地爬上大樓的側面。貓咪對著我喵喵叫。一停下腳步,馬上聚集了七八隻小貓咪圍繞著我。
一二三四,四隻像著我家黑松露小時候模樣的黑貓。
隔壁的工地,已經蓋好了大致的樓層,漸漸有了外觀的樣貌。

多久了,我沒有好好地停下腳步看這周遭的世界,但它依舊照著自己的步伐轉動著。

人,好渺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