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8日 星期五

想我透過文字相識的朋友們

前兩天和法國回來的譯者見面。

雖然已經看過好幾本他翻譯的作品,但我對他的背景卻一點都不瞭解。

因為他的譯文很美,使我想跟他作朋友。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認識人的方式,先是從文字,再來是透過電話交談的聲音,最後才是他們的外表。

文字的魅力,對我來說,甚過於一切。


前一陣子和同事聊天,我驚訝的問說:原來你在The Wall打過工喔。

我同事一臉疑惑的對我說:這我在履歷有寫啊。

我笑笑的跟他招認,他的學經歷我看過就忘了,唯一只記得他自傳的內容。不信我可以說出他自傳第一段的內容......


2009年的最後一個多星期,我照往例,趁著老外都在放聖誕節和新年假期時,趕緊跟著休年假。

在放假前,我買了好幾本書,其中最讓我期待的是日本幻冬舍社長見城徹的《編輯這種病》。

記得剛做日文線時,就有人警告過我,幻冬舍的授權很麻煩,因為他們超級暢銷書很多......

在2008年,我透過種種管道,終於有機會去拜訪幻冬舍時,幾乎是帶著一種崇拜的心情前去。

見城徹,就是這樣帶有神奇色彩的編輯大人物。

休假期間看他的書,幾乎是場熱血之旅。

透過他的文字,我瞭解到他是如何成為日本出版界的傳奇人物。

受到他文字的鼓勵,我連在休假期間都積極地去參加「博客來年度報告」和「金石堂十大風雲人物」的活動。

編輯必備的特質是要有旺盛的好奇心,還要有與他人分享感動的熱情。


休假期間,我還做了另一件事,就是把之前為了爭取萬城目學作品的文章「編輯的直覺」和日文老師花了三個小時翻譯成日文。

這是我第一次,嘗試把自己的文字,翻譯成另一種語言。

一開始翻譯時,日文老師問我:你的文字特色是什麼?嚴肅?感性?男性?中性?女性?

那時我才想到,日文是有分男女用語,老師問的很多問題,都是我沒想過的。

而一開始的文字風格定位也牽動著整個翻譯出來的結果。

那三個小時,老師不時問我這句那句的意思。因為中文要轉換成日文,並非可以達到百分之百的適切。

第一次,我像個作者一樣,頻頻跟老師說:不對不對,我的意思不是這樣,其實是這樣。

而我也是第一次體認到翻譯的難度。

我們在翻譯時,是否真能把作者想要表達的內容,透過另一種文字傳遞給讀者?


我想起了最近在巴黎見到昆德拉夫婦時,昆德拉大力讚揚我們的版本,不論是封面設計或是翻譯。

昆德拉太太疑惑的問他:你又看不懂中文,怎麼知道他們翻譯得好?

昆德拉笑著說:憑直覺。

昆德拉太太小聲地跟我說:你們真幸運,因為他不懂中文。他現在光審《相遇》的英文翻譯,就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

這件事又讓我想到這兩天有個法文代理跟我說,有個作者看了中文的翻譯後很生氣說,這個翻譯不好,堅持要換翻譯。

聽到這事後,大家都很疑惑,作者懂中文嗎?


想到這,突然覺得自己懂點日文,可以嘗試去瞭解透過翻譯過的文字,是否真能貼切的表達出自己的原本的文字,是這麼的幸運。

更體會到,一個好的翻譯,是這麼的難能可貴。

不過老實說,一再反覆看自己的文章,研究該怎麼翻譯才好,也是種折磨。

有譯者說,每次看自己翻譯的書,還是會想要動筆修改。

那,看自己寫的文字呢?也是一樣吧。畢竟我們在每一刻的心情都是如此的不盡相同,想抒發的文字,也會有所差異吧。


經過了三個小時翻譯,然後一個字一個字輸入電腦。那篇文章的內容,又深深地烙印印在我的心裡。

對,就是對書的熱情,讓我們對出版社或是經紀人說:「請安心的把作家交給我們吧。」

像對自己下了魔咒一般,我走進了敦南誠品,一眼就看到《豐臣公主》出版了。我慢慢地翻起書,然後有種想把書立刻帶回家的衝動。

就這樣,我在休假期間,在同事快下班的時間,走進了辦公室。就只是為了把《豐臣公主》中文版帶回家再看一次。

才剛休假沒幾天,書桌馬上被樣書和信件給淹沒。

我先迅速地拿起《豐臣公主》放進包包,然後自動化地整理起書桌。

意外地發現萬城目學的經紀公司寄來的包裹。

「咦,最近又沒有樣書要送來。該不會是萬城目學送我的聖誕禮物吧!」我自言自語地在那裡異想天開著。

打開一看,「恰克與飛鳥亞洲巡迴演唱的台北場DVD」和一張可愛的聖誕卡片。

哇!果真是萬城目學寄來的禮物耶!天啊。愛米粒再度交上了好運,收到可愛作家的禮物囉。


2009年底和2010年初,我陸續收到了幾個歐美日本作家朋友的賀卡、emai和電話l祝福。

透過文字,我認識了好多可愛的作家。


小時候,我超喜歡寫信,甚至去交台灣和國外的筆友。

長大後,我每天得寫很多的信,和國內國外的作家、譯者、出版社、代理......

但,漸漸地,我信的內容,常常除了工作還是工作。


今天,我突然想念起自己寫過的長信,想念起那些因為文字而相識的好朋友們。

我想跟他們分享我最近的心情。

下午,我隨性走到了公司四樓的陽台,用手機拍下了我常去散步曬太陽的公園。


台北。濕冷。12-14度。我很好。你好嗎?


07012010(003).jpg

P.S. 如果對〈編輯的直覺〉的日文譯文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這篇:「買版權也要考作文!?」

2 則留言:

  1. 我覺得妳可以出版台灣版的編輯病耶~~
    好棒的文!!!

    回覆刪除
  2. 妳真是太會鼓勵我了。我只是剛好有感,寫出來囉。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