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3日 星期六

懷念的可麗餅滋味

前幾天公司開年度檢討會,老闆提到了很多年前出版的《心情故事》系列,我們總共出版了13本。

這套系列可說是網路部落格文章的前身。

記得我剛進公司時,每天都會收到好多讀者的投稿的「心情故事」。

負責的編輯把文章整理後,就會分配給其他的編輯來審閱挑選。

我也常被分配到審閱的工作,有些文章還會讓人感動的落淚呢。


有次負責的編輯鼓勵同事來投稿參與,畢竟心情故事就是大家的故事嘛。

我用稿紙寫下生平第一篇也是唯一一篇的「心情故事」文章:〈可麗餅的滋味〉。

後來知道自己的文章被其他同事選上時,超開心的。

獎品就是贈書一本囉。

那是我第一次有文章刊登在市面上出版的「書」上。

哎呀,這下讓我想到以前有篇文章刊登在高中的校刊上,今晚趕緊回家找找。

但我那本《心情故事》經過這幾年,不知道放哪。手寫稿當然早就不知道在哪啦。


在開會前的那天中午和泰國譯者吃飯,他提到最近要寫本台灣的旅遊書。

我看了他列出的必去景點和必吃小吃,驚訝地看到了「可麗餅」。

台灣的「可麗餅」這麼有名嗎?

這讓我馬上想到了自己當年在《心情故事》上寫的文章〈可麗餅的滋味〉。


竟然同一天,讓我想起了這篇文章兩次,真的是太巧啦。

隔天,我馬上去公司的書庫找書,看著書櫃上的13本心情故事,但早就忘了自己的文章刊登在哪一集。

但直覺果然很恐怖。我瀏覽了一整排的書背,毫不猶豫地把《心情故事9》從書櫃取下,一翻開目錄,馬上看到自己寫的文章。Bingo!

隔了這麼多年,再看自己寫的文章,竟然發現我的心情還是一樣耶。

原來我這幾年的心境其實改變也不大嘛,是要開心還是難過呢?老實說,我是滿開心的。


趁著假日,我就乖乖地把自己的文章打字,跟大家分享囉。也算是給自己留下紀念。

紀念我第一次自助旅行的心情,紀念我隔了這麼多年,還保有最初的心境。

不過當年的文字跟我現在的文字,有著很大的不同。現在的我再也寫不出那樣的文字了吧。

我以前寫文章,似乎比較嚴肅認真,不僅會用成語和一些難字,還帶了點青澀,也可能是抱持著投稿的心情,顯得有點緊張呢。

現在或許是因為部落格可以隨興寫,隨時修改,文字反而顯得輕鬆多了,這或許是我這幾年的一些些改變吧。


心情故事9.jpeg


《可麗餅的滋味》


提著一只舊皮箱,我來到了夢想中的城市——巴黎。

巴黎,一個高傲獨立的藝術王國。大膽的保持自己的文化色彩,睥睨好萊塢式的粗糙文化。或許正因她所表現出的冷漠與孤絕,使她高踞文學與藝術的要角,成為大眾探索的焦點。而我,一個平凡的女子,每日每日編織著浪漫的異國夢。

乘著由德國法蘭克福疾駛法國巴黎的歐洲特快車,在黎明破曉時分,我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下,抵達了巴黎。一時之間,竟分不清自己身在何處,「這是巴黎嗎?」我 暗忖。不一會兒,陽光大剌剌的灑下,整個王國在大地的催促下甦醒。頓時,我被來往的人群,疾駛而過的車潮團團包圍住。而我,一個無依的旅人,竟迷失在這個 曾經以為熟悉,如今卻深感陌生的城市中,找不到出口......

不肯服輸的個性加速了前進的腳步,不解的是,聽似溫柔的法語聲卻一次又一次的拒絕我的詢問,手中的地圖早已被汗珠和污垢折磨地看不清指示的方向。頹喪的 我,呆坐在街頭,遠處飄來的香味,似乎喚起了我的希望。循著香味的腳步,看到了一個販賣可麗餅的小攤子。三三兩兩的客人在一旁等候。一個年輕的阿拉伯人以 熟巧的技術煎烤香味濃厚的可麗餅。

飢餓感在刺激下排山倒海而來,才猛一抬頭,所有的希望又落空了!整排不相識的法文,叫我不知從何點起。只好厚著臉皮站在一旁靜靜地觀察其他客人。細心的阿 拉伯人,看穿了我的窘境,不停地替我講解可麗餅的口味。不諳英語的他,試著以簡單的英語問我:「Name?」我們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比手劃腳了好一陣 子,最後我心滿意足地帶著熱騰騰的可麗餅離開了他。

走在巴黎的街上,嚼著在台灣也吃得到的可麗餅,一種難以言喻的香甜滋味慢慢地湧上心頭,在風中,彷彿聽到那個阿拉伯青年呼喚著我的名字:「Emily, a beautiful name!」

2 則留言:

  1. 小時候我好喜歡買心情故事,但那時候以讀者身分看書時,往往都不會去注意出版社及版權頁...我家的心情故事不知道買到幾本了?!應該還有第九集吧,下次我翻翻來瞧瞧。ps我比較喜歡現在愛蜜莉的文字啊...

    回覆刪除
  2. 以前當小讀者的時候,都不會去注意版權頁啦。心情故事好像大多絕版了呢,真的挺讓人懷念的,投稿的讀者的故事,濃縮在小小的一千字稿子上,好溫馨感人。
    老實說,我也比較喜歡自己現在的文字呢。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