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8日 星期一

充滿好奇、常保年輕的史賓賽.強森

會見到史賓塞強森博士,純屬計畫以外的事。

今年的九月中旬,美國出版社突然寫信來說,史賓塞強森博士十月要去法蘭克福書展,希望跟海外的出版社碰面,預計十一月會去中國,細節再跟我們談。

後來沒多久又寫信來說,強森博士有可能去中國時順道來台灣,一有消息再通知我們。

就這樣,我們帶著對大師的敬畏感,不管三七二十一,排除了原來已經安排好的會議,在法蘭克福書展的第一天早上,到強森博士下榻的飯店和他碰面。

見面那天,我和同事還有代理在飯店的大廳等著,然後我們才想到,我們沒有人知道強森博士長什麼樣子。試想,在德國法蘭克福的五星級飯店,雖說法蘭克福書展是全球最大的國際書展,今年的主題國又是中國,聽說光是中國的出版社就來了兩千個人,但不騙你,那時站在飯店大廳的亞洲人,就只有我們三個。我們該怎麼跟強森博士相認呢?後來我們決定把帶來的《禮物》中文版和《峰與谷》英文版,抱在胸前,果然,強森博士一到了大廳,馬上就注意到我們三個亞洲女子,前來和我們打招呼:「Aloha!」這是住在夏威夷的強森博士跟我們說的第一句話。

輕鬆的「Aloha」之後,就是嚴峻的工作考驗。已經六十九歲的強森博士,見到我就說,他會去台灣旅行,可以順便幫我們宣傳。然後劈頭就問我:「妳看過看過《80/20法則》嗎?」 他做事的原則就像這本書寫的一樣,要用最少的力氣,做最大的事。就這樣,我們秉持著「80/20法則」和新書《峰與谷》中「峰谷法則」,迎接著他的到來,準備著他來台的前置宣傳作業。

他來台前,我們溝通著來台宣傳活動的進行方式,那時的通信內容常是:「我在新加坡,馬上打電話給我。」或是:「我在越南,馬上打電話給我。」每次電話討論完後,他就會說:「妳馬上把剛剛我們討論的內容,重新整理跟我說一遍。」就這樣,我好像一個接受教授口試的學生,一次又一次,在起起伏伏的「峰谷法則」中,努力通過每一項考驗。

終於,強森博士抵達了他第一次到訪的台灣。他破例幫忙新書預購宣傳,乖乖地在飯店簽書、破例舉辦媒體茶敘、破例進錄音室錄音、一向堅持保有隱私不曝光的他,也破例讓我們幫他拍照提供給採訪的媒體使用。他享受著台灣的溫暖陽光、享受著台灣的美食,還到了最崇拜的孔子的廟宇參觀。

有一次我們去吃午餐,他保守地點了一杯柳丁汁,我則點了一杯西瓜汁。他像小孩子一樣,好奇地看著我的飲料問說:「這是什麼?」我解釋說這是西瓜汁,他非常驚訝,問我好不好喝,他也想來一杯。喝了一口西瓜汁後,驚為天人,一向喜歡吃西瓜的他,沒想到台灣有這麼好喝的西瓜汁。那一刻,我壓根兒忘了坐在我旁邊的是一位年長的全球暢銷作家,反倒像是喝到超好喝飲料一臉滿足感的小孩童。

六十九歲的強森博士,跟著好友約翰.奈斯比夫婦,第一次遠赴亞洲旅行,這一趟亞洲行,長達三個月。他說這不是為了寫作取材,而是為了探索自我。他希望藉由這趟旅行,更瞭解自己。因為這趟行程難能可貴,他在臨行前,決定犧牲私人假期,通知各國的出版社,並且配合新書《峰與谷》的宣傳。就這樣,從來台開始,他展開了長達一個月的新書宣傳活動,從台灣到中國、再到韓國,最後到日本。

強森博士來台一週,我看著在體力過人、精力充沛、對事情充滿著好奇心的他,開始想,如果我到了六十九歲,是否還會像他一樣,這樣張大眼睛,充滿好奇心地看世界?

他離台那天,我陪他和奈斯比夫婦一起到機場辦理登機手續。在道別的那一刻,我揮揮手,看著將近七十歲的史賓塞強森博士和八十歲約翰奈斯比先生通關的背影,想著他們即將踏上另一個旅程,而我,到了七十歲、八十歲時,過得會是什麼樣的人生?

@金石堂出版情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