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9日 星期六

這一夜,我埋葬了部分的青春


參加完高中死黨的婚禮,我走在下著小雨的淒冷街道,想起了白先勇的〈寂寞的十七歲〉。

這幾年,國中、高中死黨紛紛結婚生子。
而這次,最後一個單身死黨終於也結婚了。
我帶著祝福的心參加了婚禮,卻好似也埋葬了自己一部份的青春。

下著小雨的週末日,我慢慢地往婚禮的宴會廳走去。
一路上,我想起了十七歲時相識的死黨們。
十七歲那年,我們總是一起在校外遊蕩。

老是在婚禮遲到的我,還是在新郎新娘入場前抵達。
婚禮內放映著新郎新娘的成長照片。
雖G驚呼說我們現在是認識的時間比不認識的時間還長,
但一張張的照片,卻有著許多我們的空白。
而我們最認識的,只是十七歲那年的彼此。
一踏出校園,大家各自為工作、愛情、家庭忙碌著。
空白的時間,遠遠超過相處的時間。

一進入喜宴昏暗浪漫的會場,尋找著熟悉的友人身影。
我們一群人剛好坐滿十人桌。
三對夫妻,三個小朋友,還有我。
桌上有的飲料只有我最不愛喝的糖水果汁。
我環視了一下其他桌子,看到了熟悉的紅酒。
猶豫了一下,罷了,即使整桌只有我一人喝紅酒又何妨呢?
第一次,我請餐桌服務生把先前收走的紅酒再拿回來。
朋友看我一個人默默地喝,很有誠意地主動陪我喝了一杯。
「平常喝紅酒嗎?或是酒精類飲料嗎?」他們搖搖頭。
我靜靜地自己倒著酒,突然有種深沈的孤單感。

十七八歲那年,我還沒喝過酒。
卻陪著失戀喝醉酒的他們到天亮。

多久了,我們沒有一起喝酒聊天?
大學畢業那一年,忘了是誰約定要一起去山上看星星。
但約定已經被遺忘太久。

記得結婚有小孩的女性友人抱怨著被單身友人排斥在外。
此時,我啜飲著紅酒,卻驚覺大家都離我好遠了。

0212 0312 0312 0414
在你們每年的生日裡,我在心裡跟你們說聲:生日快樂。
謝謝你們陪我度過最棒的十七歲。

而在這一夜,我獨自舉起紅酒杯,告別了和我共度十七歲的好友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