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0日 星期五

台北的苦行者

周五的下班日,我聽著荷蘭文版的小王子,穿梭在人來人往的台北街頭。
天氣涼涼的,還好沒有下雨,正適合在台北街頭散步。

我右肩背著京都買的信三郎布包,裡面放著書稿和電子書。
左肩背著公司團購的兩大包冷凍水餃。
從南京東路一路往忠孝復興前進,然後坐著捷運回到在山的旁邊的家。

先去微風附近修項鍊,再走路SOGO旁邊的皮膚科診所買乳液。
上了電梯,電梯門一開,才知道診所不知何時搬家了。
在黑暗中我記了新地址,然後關上電梯下樓。
對數字超不敏感的人,一下樓又忘了是幾號。
猶豫著要不要再上樓一次,在黑暗中再看一次新地址?
繼續往前走了一小段印象中的新地址,對大路痴的自己亂沒信心的,還是放棄了。
算了,乖乖去買姪子的生日禮物吧。

第一次去SOGO十樓的玩具區,一整個震驚,玩具多得讓人眼花撩亂。
我還是一肩布包一肩水餃,認真的在LEGO區徘徊。
我拿起了櫥窗主推的系列,認真地看著文宣。
然後詢問店員:「請問這是最受小朋友歡迎的系列嗎?」
店員很不好意思地問:「請問妳的小孩幾歲?」
我楞了一下說:「十一歲。」
他回答說:「那個年紀的小孩玩這遊戲剛剛好。」
我挑的本來就是給9-16歲玩的啊。但這系列到底熱不熱門啊?
沒得到答案的我,右肩又加扛了一大袋LEGO離開了SOGO。
才一過馬路,就看到熟悉的皮膚科診所招牌,儘管背了三袋東西,心一橫,進去買了三瓶乳液。
本來就該坐捷運回家的,還是忍不住去最愛的麵包店買了一袋土司。

「嗶嗶,辛亥站到。」這時下起了毛毛雨。
我再度左右肩背著三袋東西往回家的路上走。
經過正在封館拍賣的燦坤,走下樓去看了一直想買的吸塵器。
然後再上樓走到松青買東西。
在松青遇到了出版界的兩個朋友,開開心心地聊了一會兒,然後買了三罐啤酒。
再度背著越來越沈重的三袋東西往回家的路上走。
走上家旁的上坡路,跟隔壁大樓的三個警員打了招呼,我慢慢地走回家。

好久,沒這樣認真的走在台北的街頭。
突然以為自己是在東京上飛機前的日子。
總是一早起床,趕緊衝去看想看的畫展,然後馬不停蹄地去採買家人交代的採購清單。
先去百貨公司地下街、藥妝店、UNIQLO、再去書店找之前沒買到的書,最後氣喘吁吁地帶著大包小包,趕回到飯店坐巴士。
一坐上利木津巴士,肚子馬上咕嚕咕嚕地餓了起來。
要是阿姐也在旁邊的話,就會拿出買好的木村家麵包大方地分我吃。
總是嫌日本麵包太貴的我,這個時候就只會猛喝綠茶解饑。

快到家時,我突然有種滿足感。
在這樣飄著小雨的夜,我像個都市的苦行者,走過台北的街頭,讓人有種莫名的安心感。

3 則留言:

  1. 可以拍成水餃廣告--冰凍力最持久的水餃。
    對不起,妳一路苦行到家,我卻從頭到尾只擔心水餃會不會化掉.......

    回覆刪除
  2. 妳果然很專業。我壓根兒忘了冷凍水餃會化掉這件事。回家後,水餃已經融成一大團,最底下還壓了被我遺忘的商家好心送的兩顆試吃的新口味。拿起來時我還想說:這是啥?

    回覆刪除
  3. 一整個無言............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