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5日 星期日

今天妳要要嫁給我 !?

傍晚時,我聽著小王子的有聲書,騎在河濱。
本來只想從景美騎到馬場町的,但到了那裡又不想停下來。
繼續,我往前騎著車。
冬天總是很快天黑的。
騎著騎著,看著前方的來車開著車燈,我開始思考著要不要打開車燈?
就這樣,我一路騎到了上週末看煙火的地方。
小王子來到了小行星三二五......國王不准他打呵欠......
背景音樂突然變成了陶吉吉的「今天你要嫁給我」......










八點半,大稻埕的煙火一響起,隔壁的一群人馬上點起了之前預備好的小煙火。
他們大喊著:「某某某,妳要不要嫁給A君?」
頓時,我不知道該看前方精彩的煙火,還是隔壁溫馨的求婚秀。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求婚的真實場景。
女方很大方的大聲說:「我願意!!!」
前方的煙火繼續轟隆隆地放著,而隔壁已經在歡慶另一對新人的誕生。

決定結婚,好像將疾行的人生轉了個彎,從單行道變成了雙向道。
做什麼決定都會遇到正反兩面的意見。
再也不是一個人的世界。
是什麼樣的想念或轉變,決定停下腳步來,決心與另一個人共同經營自己的未來?

輪胎繼續往前運轉,往大稻埕前進。
今天的黃昏不似上週美麗,但涼風拂在臉上,吹散了一切感傷。

A說她最近收到大學死黨H的結婚喜帖。
大學剛畢業沒幾年,身邊的好友紛紛結婚時,每次都是她和H一起結伴參加婚禮。
有一次H說:「如果我們到35歲都還沒結婚時,就在一起吧。」
一直單身的A認真地記著與H的承諾。
她悠悠地說:沒想到才剛過35就收到H的喜帖。

我想著A的憂傷,繼續往前方的車道騎著。
一直以來,我習慣著一個人的運動。
單車、游泳、芭蕾。
我不用跟其他人配合,按著自己的節奏往前邁進。
上週我第一次嘗試跟幾個朋友去打羽球。
我學著如何配合對對打者的球,右邊左邊右邊左邊,我全心投入。
但雙人對打時,我不知道如何配合旁邊的隊友,何時前進,何時後退。

彷彿前方的煙火,還在施放著。
而我隔壁的那群求婚團已經開始吃起蛋糕來了。
我看著那個害羞的求婚者、活潑的未來新娘和那一群熱情的好友。

我們真的知道何時轉彎、何時停下來,才是最棒的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