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日 星期一

寫給我第一名的城市


Pan透過skype問五歲的Mark喜歡台北還是鹿特丹?

Mark搖搖頭聳聳肩說:不知道。

大人的問題對於小孩來說,似乎太難懂。


去過布魯日後,Mark馬上說布魯日是他的第二名城市。

大家笑說Mark的城市排名總是隨時在變。

台北呢?台北總是第五名。Why? 小孩子也是說不清。

你們問我心中的第一名城市?

可能是巴黎?倫敦?東京?柏林?

在鹿特丹住了一年的Kyd說,他的第一名城市是台北。


住在上海的Julia在線上跟我聊著,我們聊到台北的便利台北的美食。

Julia有感而發的說:她的第一名城市是台北。

就這樣,在很短的時間,兩個住在海外的朋友跟我說,台北是他們的第一名城市。


這讓我想起了好多年前,幾個朋友去歐洲玩,一回到桃園機場,其中一個朋友就唱起了:

台灣好~~

我們都笑了。


第一次去歐洲時,我拿起相機猛拍,覺得這裡美那裡也美。

歐洲真的是童話世界耶。

第一次看到歐洲傍晚的藍色天空時,驚為天人。

歐洲天空的藍,有各種色調的藍。


出國回到台灣,從桃園機場坐車回家時,不知為何,常是陰天。

從機場到市區的高速公路上,盡是沒什麼藝術品味的房子。

灰灰的天空,配上醜醜的房子。

頭幾年出國回台時,看到了總是想:台灣怎麼這麼醜啊。

這幾年出國回台,第一個念頭便是:回到家了,真好。

連音痴的我也忍不住想高唱「台灣好~~」


人常是在改變的,也會嘗試要改變。

我們在一個環境待久了,總是會倦怠。想去別的地方走走。

常在異地流連,常在新的城市走動的我們,突然想起了再普通不過的五言古詩「遊子吟」時,

是否會不小心落下淚來?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小王子離家很遠很遠,他想念著星球上的玫瑰。

想念著三座小小的火山,想念著可以隨時看日出日落的小小星球。

離家太久太遠,他也倦了,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你們問我第一名的城市時,我心裡其實已經有了答案。

只是那時我離家已經有點久了,怕一旦從嘴裡說出她的名,眼淚也會跟著落下。

所以我笑而不答。

你們說,這個問題太難回答。

對小孩來說,也許太難。

對有個老靈魂的我來說,卻是簡單到難以啟齒。

是台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