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9日 星期六

「密室裡的大師」特展開箱文-- 帶著吉他上飛機

「展品送來了喔!」

經過漫長的等待,這次「密室裡的大師」特展從日本借來的展品終於抵達台灣了!雖然已屆下班時間,但我們滿懷興奮的心情,全都聚集到皇冠藝文中心一樓的展場,看著第一次出現在公司的大木箱。貨運公司的人員慎重地舉行開箱儀式(其實是配合我們拍照啦)。一件件從福山和東京運來的物品,展開在我們眼前。其中Gibson吉他和「Lonely Men」原畫,本來是我8月初專程去東京拜訪這次特展的協力單位時打算自己帶回來的,現在看到它們都安全地抵達台灣,我終於安心了。

一開始想說乾脆自己把吉他扛回來後,我就開始過著擔心受怕的日子。主要是前不久才看到新聞說有個加拿大的音樂人,他從墨西哥搭聯合航空回國時,發現價值二、三十萬的吉他竟然被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員隨便用丟的,結果抵達後吉他已經斷了。他花了十幾萬修吉他,跟聯合航空索賠,卻四處碰壁,後來乾脆做了一首歌,由他的好友們擔任MV的演員,拍了一支影片「United Breaks Guitars」掛在Youtube上,結果爆紅。看到那則新聞,我呵呵大笑,真有意思啊。結果沒幾天,換我要從東京帶著島田老師的珍貴吉他回台,這下我可就笑不出來了。

首先,我和同事Cindy上網研究全日空的貨運運送規則,看是否能帶吉他上飛機。因為Cindy說她以前有個朋友在東京買了把吉他,就是直接把吉他帶上飛機座艙,放在行李架上。結果我們查了老半天,還託在日本的朋友打去全日空問,都沒得到滿意的答案。後來在全日空的官網上還有網友的部落格上,才知道現在已經規定不能帶吉他上飛機座艙。不過日本全日空國內線有提供特別的箱子給顧客包裝樂器用,真貼心啊,但國際班機的旅客卻沒這項服務!
另外一個要克服的,就是「Lonely Men」的原畫,我們研究了尺寸,覺得有點大又不太大,或許可以跟著我回台灣吧???
去東京前,我擔憂地連續失眠好幾天。該怎麼把吉他和畫順利運回台灣呢?要怎麼包裝才安全?有辦法裝可憐讓空姐讓我手提上飛機嗎?東想西想。那首「United Breaks Guitars」成了夢境中的配樂,糾纏著我……


除了擔心怎麼把吉他和畫送回台灣,同事還跟我說,島田老師指定要放在御手洗潔書房的Chic Corea的黑膠唱片在台灣怎麼都找不到,我們查了查,似乎只有在ebay才買得到。除了要考慮不是每位賣家都願意寄送到美加以外的地區外,還要預估寄送的時間是否可以趕得上展覽的時間。在東京出差的夜晚,我在網路搜尋著,後來終於訂到這張島田老師指定的Chic Corea唱片,預計從加拿大寄到台灣需要一兩週的時間,一方面擔心是否能夠順利趕上展覽,另一方面又想到隔天我就得去「推理文學資料館」把島田老師心愛的吉他帶回台灣了……壓力不禁大到輾轉難眠。

約定十點半到光文社位在池袋要町的「推理文學資料館」,十點二十五分抵達,才在門口東張西望,就看見館長把門打開,走進裡面,就看到館長、館員、光文社的總編和貨運公司的人已經在等我了。大家要我立即確認和檢查需要帶走的展品,雜誌和模型當然是沒問題,但吉他和畫?幾雙眼睛全都盯著我瞧。
日本人不像是台灣人會很熱心地在旁邊給建議,他們只是默默地看著妳,即使他們心中早有自己的想法,卻也不會提出來。他們只是說這個畫框是木頭的,運送真的要很小心。這把吉他年代很久遠了,包裝千萬要注意。
我問說:「我自己帶上飛機托運不會有問題吧?」他們全都不表示意見,只是盯著我看。如果是在台灣,可能就會有人搶著說:「我看妳這麼嬌小,一個人怎麼可能帶啊?」「這些東西最好還是交給專業的運輸公司比較安全吧?弄壞了可就糟糕了!」但,在這個空間,異常地安靜,大家都等著我下決定。
我打了通電話回台北給在颱風天還在幫我聯繫貨運公司的同事NI,跟她說東西實在太大,加上運送安全的考量,決定請貨運公司帶走,到時跟福山的展品一起送回台灣。一掛完手機,我跟他們解釋了我的決定,大家原本凝重的表情,頓時化了開來。貨運公司的人一把吉他和畫帶走,我們全都鬆了一口氣,整個空間也熱鬧了起來,大家開始熱烈討論起怎麼包裝小模型的事。

經過半個月的時間,展品先分別從東京和福山,送到了貨運公司在橫濱的倉庫,仔細地包捆裝箱後,再飛到台灣,抵達了皇冠藝文中心。
我們帶著白手套,一一打開檢視所有的展品,不時讚嘆著日本運輸公司包裝的細心。現在,就期待九月五日的開幕和將近兩個月在台北、台南的展覽了。
只剩一個星期了,皇馬人員快快快,往目標衝啊!!!!



所有從日本來的展品都裝在這個大箱子裡面。

 開箱後,裡面還有一個個紙箱,將 展品分開保護 ,包裝上的用心,
真令人佩服日本人的仔細!

打開包裝時,每個人還要帶白手套才可以觸碰展品哦!

  鐺鐺!由石塚櫻子繪製的御手洗 潔像,先露出半張臉給大家瞧瞧!
  

島田大師的手稿,裡面除了有大師的靈感紀錄,還有相關新聞的剪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