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3日 星期日

山上勇士的眼淚

我是個超級音痴。
高一時音樂課考試,老師彈奏著鋼琴要每個人寫下聽到的音符。我一片空白,考了零分。
覺得不可思議的音樂老師把我叫到前面,要我把聽到的音跟她說。
還是空白。怎樣分辦出老師彈的是Do還是降Re還是升Mi?
老師帶著不可思議地表情看著我,怎麼會有人聽不出DoReMi?
這就是我。
音樂殘障。

也許有人說,怎麼會有人不會唱歌?張開嘴唱就是了。
也許有人說,反正不會唱就算囉。

不懂音樂,不會唱歌,對生活能有什麼影響?

在大家擠在KTV搶麥克風時,要不就是靜靜地當付錢的分母,要不就是在旁邊跟著唱被人嫌棄走音。
在學跳舞時,老師說這個音出來時,就開始跳。但我就聽不出起音在哪裡,老是節奏慢一拍。
老師急著在旁邊說:跳啊!
聽到喜歡的音樂或歌曲時,好像永遠只會停留在瞬間。
當我想起時想哼唱,卻是一片空白。
我說,有一首歌真好聽。唱來聽聽?我不記得調子,也不記得歌詞......

一個居住在城市,不運動,不會唱歌的孩子,好寂寞。
長大後,喜歡大自然、喜歡動物、開始運動,但唱歌,還是好難啊。

住在山上的孩子,在山林中奔跑,大聲歌唱,大家手牽手跳著舞。
我羨慕著那樣的生活,那樣的個性,那樣的自然。

山上洪水來了,淹沒了家園。
他們落淚、聚在一起歌唱。因為他們是山裡的孩子,他們懂得如何和大自然相處。
因為他們喜歡運動,喜歡唱歌跳舞,他們樂天知命。

我們看見他們,背著沈重的物資,在泥濘的路上攀爬著,他們要回到自己的家。
沒水沒電,在車子無法進入的村落,他們努力重建家園。
記者訪問著他們。
「在白天,我們帶著希望生活著,因為我們是勇士。
但到了夜裡,孤獨和黑暗包圍著我們,每次我的眼淚流了下來,停也停不了。」

山上勇士的眼淚啊,我們的歌聲和舞蹈,是否能帶給你們光亮,撫慰你們的悲傷?

2 則留言:

  1. 妳的文字就是妳唱的歌。
    沒有聲音,一樣動人:)

    回覆刪除
  2. 這讓我想起了「山上的孩子」那首歌(但別叫我唱耶)
    山上的孩子 山上的孩子 都非常喜歡歌唱
    美妙的歌聲 從那山上陣陣飄盪下來
    穿過那森林和那山谷 也迴響在山徑上
    山上的孩子 山上的孩子 都沒有穿褲子
    屁股黑黑的 滿身都是灰灰的泥巴土
    穿過那森林和那山谷 打赤腳唱歌跳舞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