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0日 星期日

練習一個人


幾年前,出版社的好朋友跟我邀稿,主題是「一個人的自拍」,要我貢獻一張自拍照和一則跟這自拍照有關的短文。因為是好朋友,我二話不說,就接受了。

後來才知道這是為了他的新雜誌《練習》試刊號,寫的文章。這期的主題是「練習一個人」,然後他們的創刊號是「練習在一起」,最後一期則是「練習說再見」。這好像是一個戀愛的過程。我們先練習自己的一個人的生活,交往了之後練習在一起。久了也膩了,我們得練習說再見。


不管是愛情或工作,我們常處於練習中。試刊號出刊時,我剛好決定離開工作很多年的地方,然後開始了在家工作或是一個人到處旅行的日子。那時我跟好友說:「我也要好好練習一個人。」

看到自己三年前簡單寫的文字,的確是很微妙。那年應該是「敗犬」這名詞很紅的時候,雖然我不認同「敗犬」的說法,但還是使用了這名詞。在香港飯店的自拍,是我陪向達倫到香港宣傳的日子。那時距離第一次去香港,相隔了九年,我對香港,是既陌生又熟悉。那年是2007年。那次公差訪港之後,再訪香港,又是五年了。

前幾天和1998年一起旅遊香港的友人吃飯喝酒。我們聊起記憶中的香港三天兩夜。每個人記憶的片段,都是如此不同,就這樣,拼湊出98年,我們四個人第一次的香港。

記憶,是如此的微妙。每個人用自己的方式記憶著過往。
我喜歡這樣的旅行。
正因為每個人記憶片段的不同,而讓這次旅行,有了不同的風格與存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