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8日 星期二

我可以跑多遠?


第一次,我在居住的地方,跑了這麼長長的路。

天還未明時,頭腦還沒清醒,身體便先醒了。
穿上前一夜就先準備好的運動服,搭車前往集合地點。

七點時,傳說中的12萬人擠爆市政府前廣場,像是年底倒數計時前的暖身般,鳴槍後,我們緩緩隨著人群抵達起跑點,慢慢地跑了起來。

又一次,我擠身在人群中,在有綠樹包圍的仁愛路上跑著。
周遭人聲鼎沸。
原本打算像平常一樣邊聽音樂邊跑,但還是先作罷了。
獨自跑著,身邊一群又一群的跑友,熱切地聊著天,聊工作愛情家庭小孩。
仁愛路轉到中山北路。

靠近火車站那段路,是我高中時下課最常經過的地方。附近的店家都已易主,既熟悉又陌生,有種很遙遠的親切感。
跑到中山北路二段時,越是接近新辦公室的地點,心裡越是興奮。因為還不是很瞭解附近有哪些店,我認真地邊跑邊張望著,仔細研究起沿途經過的店家。

跑著跑著,在不遠處看見了圓山飯店,想到大學時有時會騎著小綿羊沿著中山北路一直騎到住在新北投的好友家。現在我已經很久不騎機車了,過著低碳生活。

跑到十公里左右時,我們和全馬的選手分開,周圍的聲音也漸漸變小了,大家的眼神變得比之前更專注認真。我開始戴起耳機,聽起平常跑步時聽的Big Bang歌聲,繼續往前跑著。

然後我們往堤頂大道跑,左手邊是寬廣的內湖科學園區。啊,我已經跑得這樣遠了。一下了環東大道,我看到了101大樓,感覺終點是如此近又如此遠。

最後兩公里時,黑壓壓一群人擠在基隆路車行地下道。大部分的人都疲憊地走著,這時我卻努力跑了起來。因為我想早點離開這黑暗的地下道,想要趕緊看到明亮的天空。但這短短的,將近一公里的隧道,竟是如此漫長難行。是啊,長跑的最後兩公里,是最讓人痛苦掙扎的。痛苦的是已經經歷了那麼長一段時間的酷刑,而掙扎的是眼看著就要抵達終點了,但身體卻無法像意志力般堅硬。

最後的最後,穿越了靠近終點的拱門,然後,意志力帶領我抵達了終點。

從來不知道,我可以在三小時的時間,環繞著台北城21公里。以一小時七公里的時速,看著從來都是用散步或是車行的速度,片段片段經過的地方。

長跑的隔天,我無法自如的跑步甚至上下樓。昨日不顧一切往前跑的熱血,如夢一般。
今天有風無雨,我異常緩慢地走著,想起了那不思議的21公里,想起了沿路的好風光,想起了自己居住的台北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