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8日 星期日

把這事兒,留給更專業的人吧

國一剛學英文時,我幻想自己可以當翻譯,然後把英文歌翻成四不像的中文。連自己看得都害羞,就沒給其他人看了
念了英國文學系後,又開始幻想可以當專職譯者。大四時,親愛的大姐把我介紹給格林,讓我試譯一本青少年小說,試譯的結果,當然是慘不忍睹。
當了編輯後,剛開始時還滿努力在下班後接翻譯的,一方面是想貼補一下微薄的薪水,另一方面是想完成自己的譯者大夢。但認識了越來越多很棒的譯者後,我就斷了當專職譯者的念頭。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專才。我懂英文並不代表我就可以成為很棒的譯者。我總認為如果這工作別人可以做得比我輕鬆又好的話,為何不把這工作機會留給這些更好的人才?我還是去發揮其他更適合自己的才能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