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8日 星期一

不需要記下的真心

我該記下的是夢裡的故事還是夢裡的心情?我該記下的是每天發生的事還是每天的心情?我像往常一樣只是純粹的在筆記本上寫下到過的地方餐廳看過的電影舞台劇聽過的的音樂會表演。但我從沒記下我看過的書,也許是因為看過的書很多,也許是我太自信不會忘記看過的書的心情。其實,什麼都是會被遺忘。不會忘的,是當下的心情。因為真心,會留在心裡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在游泳時,我想起了前一晚的夢。夢裡我參加了其他出版社的作者簽書會。西方來的作者,說的故事很動聽。簽書時,我想買本書。出版社說中文書賣完了,我只好買了本原文書「The Other」。是本悲傷的圖畫書。我趕緊拆了封膠,要作者簽名,西方來的作者,在我的書上寫下了日文中文英文......


我想寫一封信,兩封信,三封信......到日本、到美國、到法國......我的信箱開了又關,一字未動。
我寫了一次又一次,在心裡。
塗塗改改。
我又回到夢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