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6日 星期五

實現夢想的未來式


星期天下午,到信義威秀看了「翻滾吧!阿信」。
阿信很小的時候便喜歡上體操,母親說:「不要錢的話,就去練吧。」 
阿信義無反故地練起了體操,外面的世界對他來說,一點都不重要。坐在漆黑的電影院,右後方不斷傳來啜泣聲。有人如此感動啊。

這部戲,讓我想起了小孩候便熱愛體操的阿哥和從小就喜歡看書的阿姊和我。
記得那時阿母每天忙著做生意無暇照顧我們,但又怕我們學壞,忍痛花大錢讓我們去上私立小學。位在永和的高檔私立小學,大部份的同學都是有錢人家的小孩。勉強進去的我們,只有被老師冷落的份兒。
有次朝會,阿哥代表他們班參加跳繩比賽,我奮力幫忙加油,只是希望阿哥藉由運動出人頭地。
高貴的私立小學,對我們這樣的人家來說,太遙遠也太過不切實際。

升小三時,我便要求阿母讓我轉到附近的公立小學。阿母看著我說:「哥哥唸了六年私立小學,但妳只唸了兩年,這樣會不會對妳不公平?」我搖搖頭。轉到公立小學後,我每每因為成績優異,成為老師的愛徒,國中亦然。

好不容易考上的明星高中,卻讓我感到沈重的壓力。在這裡的學生,每個都很聰明,但唯有認真唸書,一心一意專注在課業的學生,才有出頭天。叛逆時期的少女,哪管得了那麼多,我像脫繮的野馬,盡情看小說、盡情在校外玩樂。有時候,當你決心對抗現有體制時,你的勇氣高過一切。高三時,學業成績爛到谷底,全班英文最差的人,還是因為英文老師特別寬容,讓我以60分順利畢業。

18歲的我,在放縱學業三年後,決定重考捲土重來。填志願時,想都沒想就填了英文系。因為我喜歡文學,那時只是單純地認為中文書我可以自己閱讀,念英文或法文系的話,有朝一日可以看懂原文小說。就這樣,我選擇了沒有設定英文低標的輔大夜間部英文系。

剛進大一時,有位學長很熱心地指導學弟妹選課,他隨口問了我英文成績。一聽到我的成績時,吃驚地說:「妳這樣的成績竟然敢填英文系!一定會死得很難看。」從那時開始,我每天入睡前聽著ICRT,所有的課程堅持閱讀原文,每天打工後,就待在學校查字典、看書。就這樣,我慢慢加強自己的英文能力。

昨天上韓文課時,我們學了「難」和「容易」這兩個形容詞。韓文老師要我們造句。我造了一句:「英文很容易。」同學和老師的表情都有點羨慕。其實走到這步,我曾經非常努力。

記得有一次同事去吃喜酒,巧遇我高中同學。同事跟我高中同學聊起了我的工作是負責外文書。高中同學非常訝異,不假思索地跟我同事說:「她高中時的英文是我們全班最爛的耶。」

前幾天,我買了一本日本語文法書。因為突然想起了認識的一位日本編輯,才學中文兩年,就會寫很不錯的中文信,來台時也都很認真的說中文。零零散散學了多年日文,卻還是個半調子的自己,實在很汗顏。

這時,我想起了自己唸大一時苦讀英文的熱情。我再次鼓勵自己,要好好地學好不同的語言。希望不要讓自己等太久。

阿信從小喜歡體操,認真地翻滾,認真地學習,終於成為很棒的體操選手和教練。我因為從小喜歡文學,喜歡認識不同國家的語言文化,所以我喜歡學各種的語言。我也希望自己能跟阿信一樣,在各種語言的世界裡,盡情翻滾。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