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6日 星期六

八月的夏日

八月的夏日。
以為該是颱風襲來的日子。黃昏時分的天空,一片淺藍,沾染上淡淡的白雲。
搭配著徐徐的涼風,我漫步在台北街頭,少有的悠閒氛圍。
在台北的日子,總是匆忙混亂。
上班下班。
下班後,在習慣的步調中上日文課和韓文課。
週間上個幾堂瑜珈課,跳個拉丁有氧舞。週末游泳。
晚上有時和朋友聚餐喝個小酒。
偶爾看看舞台劇表演,聽聽獨立樂團演出,去戲院看電影。
睡前喝著啤酒,用ipad看書稿或打開電腦看韓劇。
最近開始思考步入中年的自己的樣貌。
二十歲時,三十歲顯得遙遠老成。
三十歲時,四十歲像個旋風黑洞逼自己往前轉。
「二十歲有二十歲的美麗和光彩,四十歲有四十歲的皺紋和詩意。」 (麥家)
每天在鏡中,我們見到了自己,卻不一定是自己希望想望的樣子。
歲月,沒有停下腳步。但,我想要自己停下來,慢慢地往前走。
週五下班的車潮,繁忙嘈雜。
我聽著Beast的音樂,走在人群中。我,安靜不語。
短短的一個小時,天空由藍轉紅而變黑。
於是,夜就這樣來臨了。
走進老舊菸廠改成的劇場,兩個西方人在劇場中央談論「樂觀主義和悲觀主義」。
其中有三五秒的靜默,他們突然中止談話,望著坐在觀眾席的我們。
靜。好像呼吸暫停一般。
打破沈默之後,觀眾席傳來解脫的笑聲。
我說,這不是舞台劇,這是一場生動的演說。一場探討思想的演說。
Annie問我:「妳是悲觀還是樂觀的人呢?」
我沒有回答。
因為我既悲觀又樂觀。沒有絕對。
夜晚,回家的路上,我抬頭望著公園的大樹。
從枝椏間流瀉的微光。
輕輕的,我聽到了晚風吹動樹梢的葉的聲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