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0日 星期六

青春不死

夜裡無法入睡,驚訝自己竟然記得以為在生命中永遠消失的 友人的名字。

原來,青春真的不死。一旦經歷過,就會藏在心裡的某 個小角落,有一天會突然喚醒。

每每到生命的某個關卡,總是變得易感了起來。
跨越了二十的那年,三十的那年,到現在即將跨入另一個年代的自己。
原來生命是這樣變幻無常,卻也是這樣平凡簡單。

看起來永遠青春的老狗,即將14歲了。
前兩天去看了國內的動物心臟科權威醫生,做了精密的檢查。
我問醫生:「他還可以活多久?」
溫柔的醫生告訴我:「我一般不會跟主人說這些的。但,如果妳真想知道,或許一年吧。不過你們要記住,狗狗一年的壽命等於是人類的五年。」
他又說:「如果照顧、治療得妥當,甚至可以延長到三年也說不定。但,他心臟的狀況真的很糟,有時突然休克,八個小時內可能就走了。」
我看著只要出門就興奮不已的老憂,不曉得該如何反應。

如果我們人類被宣判只剩一年的生命,會怎麼辦呢?即使狗狗的一年等於我們的五年,但又如何呢?一年還是一年,並不會因此覺得有五年這麼長。

有時半夜醒來,打開房門,就會看見老憂躺在門口熟睡著。我摸著他,但他一動也不動。他熟睡得樣子,讓我吃驚得以為他已經離開了。我本能反應地檢查他的心跳。「咚咚咚」還在。敏感的小松也跑來關心老憂了。「喵喵。」我摸摸小松跟她說:「不要擔心,老憂還在。」

最近公司_流行起「斷捨離」。我清理起進公司以來的資料,其中包括老闆出題的應徵編輯的考試題目還有剛進公司的筆記。雖說是「斷捨離」得清掉很多不必要的東西,但極少數富含個人回憶的文字,我還是留了下來,其中包括編輯的一些基本專業知識筆記。

在整理的過程中,我想起了小時候每次年終大掃除時,總是喜歡把一大堆不要的東西都丟到地上的場景,想起了有一年中和淹大水把一堆收藏在抽屜的漫畫都淹壞,我們帶著不捨扔掉漫畫的場景。兒時的回憶,竟在這時被悄悄喚醒。

青春,隨著時間在表面流逝了。但,青春永遠不死。我深信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