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4日 星期日

「静かな時にだけ聞こえる音」僅在安靜時聽見的聲音



我住在山的那一邊。
山的那頭有我最初的夢。
因為忘不了城市的深情,我緊依偎著人群的邊緣生活著。


最近林克孝的新聞,讓我想起了唸書時期的朋友。
想起了那和我同姓,又家住隔壁巷子,喜歡溯溪的友人。
一個在某一年的颱風天,溯溪失蹤,再也沒回到我們身邊的老朋友。
看了林克孝寫給山友的信,我竟然在多年之後,理解了離開我們很久的他。


我們對喜愛事物的浪漫思想,會帶我們到哪裡呢?我不知道。過去和未來,平行?交錯?
現在有時是這麼模糊,過去卻是如此清晰。
今夜的此時,我是如此記得不見多年的友人的身影。
我彷彿像個大姐姐一樣,看著那二十出頭,高我許多的大男孩。


夜晚,和朋友聚餐過後,我帶著微醺走在家附近的公園。
大雨洗淨過後的夜空,月兒亮晃晃的。
靜靜的,我聽見了風吹動樹葉的颯颯聲。
我想起了老友爽朗的笑聲。想起了他愛開玩笑的逗趣神情。
好像在多年之後,藉由風吹動樹梢的聲響。我和他短暫的對話。
我抬起頭,又低下頭。
是的,是的。


「我有時也會獨自上山,也很快發現在任何再安全的地方不小心摔一​跤,都可能讓自己陷在別人想找都找不到的地方。所以也會揣摩如果​陷入這種困境,我會怎麼想。我會非常想念家人,我會在山上大聲喊我愛他們。我會希望大家能​堅強地原諒我的疏忽。我希望大家能把有限的生命與相聚無限延長到​想像中的一生。我對山的浪漫想像使我走上這條路,希望大家在怪罪我之餘,也能​因為這個浪漫本質而用另一個角度欣賞我的莽撞。不過,如果怪我可以使大家能消一些氣,我也會很甜蜜的接受。被​罵,此時是甜蜜的。大家要好好過這輩子。我暫時回不去,如同我不能回到童年。但我們一定會再相見。我想​知道我走後的地球發生什麼事,也會準備一些我在另一個世界看到的​其他地球難以想像的趣事,讓我們下次相會有說不完的話題。像爬山前的短暫分別,我出門去登一座沒爬過的山了!」-- 林克孝

http://www.nownews.com/2011/08/12/91-2734842.htm

1 則留言:

  1. 因為林克孝這信寫得實在太好了,因為私心,想要完整保留,所以貼在文末。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