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5日 星期日

少女漫畫 vs. 文學孤獨

常有人問我編輯的工作是什麼?
編輯得看很多書嗎?
編輯文筆應該很好吧?
編輯應該不食人間煙火吧?

不對不對,編輯也是人啊。也得吃飯睡覺。
如果真的說我們跟別人不一樣的話,就是:看書也能賺錢。
就好像作家,靠寫字也能生活。
像歌手,唱歌就能生存。

每個不同職業的人,都靠著自己的專長,在這個地球上求生存。

編輯因為跟書扯上了關係,好像就多了點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但問我到底為何能成為編輯?
我怎麼覺得自己因為有點人格分裂的特質,才成為了編輯。

今年的臺北國際書展時,我偶然聽到了菲立普‧克婁代的座談,聽到了克婁代說話的聲調和他說故事的方式,馬上被折服。默默地走到該出版社的攤位,翻開他的新書《波戴克報告》,因為看了書裡面的第一句話:「我的名字叫做波戴克。我跟那件事毫無關係。」就這樣,我在往後的日子裡一本又一本買下了克婁代的作品,閱讀著。

常常是如此,因為書裡面一句簡單的話語,吸引著我們,閱讀著。

人格分裂的是,這樣的我,一邊看著這樣文學的書,一邊看著韓國偶像劇《原來是美男》。

這得追溯到年初時,公司一堆同事都迷戀上韓國連續劇「市政廳」。
同樣沈迷於「市政廳」的我,跟日文老師聊了這齣韓劇。
那時老師跟我說,他們YMCA的日文課同學,推薦了她另一部韓劇「原來是美男」。
聽說喜歡「美男」這齣戲的年齡層以國高中女生為主。
這句話,好像「叮」啟動了一個編輯的按鈕。
我立刻想到,好像之前韓國代理傳來的書訊,有提到「美男」這幾個關鍵字。
馬上在信海裡進行搜尋的工作。
果然,找到一封書訊上提到最新的韓國偶像劇「原來是美男」的電視小說和漫畫。
再來就是進行網路的搜尋,發現這齣戲雖然在台灣還沒上演,網路上的討論已經很熱烈。
經過幾次內部選題討論後,決定出版這本電視小說。
但,代理說,韓方希望連同真人寫真漫畫一併授權。
我們再經過討論,覺得這幾個演員:張根碩、朴幸惠、李洪基和鄭容和,都是當紅的偶像,應該有市場,所以決定一併簽下。
接下來,問題又來了。
韓方說,他們還有出版筆記本和Q版貼紙,希望也能在台灣發售。
我們看著印有每個演員的筆記本和可愛到不行的貼紙。
考慮的時間不是很多,因為競標的壓力實在很大,不管三七二十一,進口吧。
就這樣,我們從單純的想出版小說,到漫畫,最後連周邊商品都進口了。
從六月簽約,到翻譯出版,不到兩個月的時間,緊接著就是等著七月底電視劇的播出了。

老實說,出書前我根本沒什麼機會和動力看這齣連續劇。
後來是這套書的強烈業績壓力,讓我不由自主地時時注意書的銷售和電視劇的收視率情況。
起初,我稟持著要關心自己公司出版的書的心情,開始看這齣連續劇。
漸漸地,我也愛上了這齣戲的每個主角。
對韓國文化起初有點無感的我,這幾天也趕緊把當初代理給我的韓語學習書找了出來,希望可以看得懂一兩個奇妙的韓文字。

在看這齣偶像劇的同時,我閱讀著克婁代的《灰色的靈魂》。
《原來是美男》的浪漫愛情喜劇和《灰色的靈魂》對生命的失望與死寂成了強烈的對比。

一群喜歡上「美男」的朋友說,這齣戲激起了眾家姊妹的「少女心」。我微笑點頭著。

假日時,我在youtube一下子聽著「原來是美男」的歌曲,一首又一首,少女漫畫式的愛情湧現。
一下子聽著李維史陀過往的專訪。李維史陀說著對人性的失望,遠離人群的意念......

而像我這樣的編輯,一邊閱讀著文學,一邊迷戀著大眾文化,是不是有點人格分裂了?

2 則留言:

  1. 對韓國文化起初有點無感的我,這幾天也趕緊把當初代理給我的韓語學習書找了出來,希望可以看得懂一兩個奇妙的韓文字。→ 是厚~ 很有同感吶~ 一直以來比較偏好日劇的我也因為這部韓劇,而想多了解韓國文化,也想學幾句韓文~ 哈哈~

    回覆刪除
  2. 我就是這樣耶。這兩天還積極帶書回家看。但還是覺得自學好難啊。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