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日 星期二

再相見時

在某個下班日,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多年不見的朋友。
她開心地對著我說:「嘿,Emily,妳怎麼都沒變?」
我遲疑了一下,努力在記憶體裡搜尋這個朋友的名字。
她喚我「Emily」,對,是大學同學。但名字?
我看著她的臉,慢慢浮現出大學時的光景。
她對著我微微笑,說自己趕著去接小孩下課。然後就匆匆地離去了。
留下還停留在記憶體中的我。

漸漸地,我藉由她笑容的輪廓,畫出我們初出相識的場景。
再來,可憐細小的回憶,帶我想起我們曾經一起走在校園的樣子。
我在回家的路上,慢慢地,好似走回那年的大學時光。
我都忘了,曾經跟她花那麼多的時間一起聊天、一起歡笑。

我像個失意老人般,獨自在路上喃喃自語。
而那個擦身而過的昔日友人,沒有留下聯絡方式。
再相見時,或許已是百年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