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1日 星期六

離開悲傷症候群

有一天,我也想離開,走到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
有一天,我也想讓一切歸零,重新開始。
因為現實的不可能,我躲進了安泰勒的《歲月之梯》裡,假想自己是那個趁全家去海邊度假,然後不告而別的女子。一切正如所謂的Fiction,虛構故事。

這幾年,我總是在整理心情過後,依依不捨地送走離職同事。
我期待,他/她會找到自己的夢。
前一陣看到陶子的專訪,她說成功只有兩個要件,一是做自己喜歡的工作,二就是努力去做。
我也很想這樣告訴即將離職的同事。

今晚在告別了同事聚會,獨自坐上小黃之後,透過車窗看著他們的容顏,我悲傷了起來。
一股莫名的悲傷,久久無法散去。
同一批人馬,在這樣的時空相聚的畫面,似乎要停格了。

剛進公司時,因為是透過阿姐的人脈獲得的工作,她耳提面命我至少要做一年。
沒想到,這幾年,MSN上離職同事的名單,持續的增加中。
聽同事偶然提到,她跟某某某是同期進來的,所以有革命情感。
突然腦子一片空白,跟我同期進來的同事在哪裡呢?
他們一個個,在很多年前,紛紛離開了我的生活圈。

記得第一個在公司的死黨離職時,我哭成了淚人兒。
往後的日子裡,離職的好友,一個接一個,我的心也漸漸強壯了起來。
我帶著祝福的心,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

本來以為練就一身好心臟的自己,好像在玩拼圖一樣,將過往和同事相聚的畫面,一一拼貼完成。
夜裡久久無法成眠。
過往大家聚首的畫面和話語,在黑夜裡,成了舞台劇的場景和台詞。
不再真實。如夢一場。

前幾天,家裡的老狗在夜裡咳得厲害。
總是在我熬夜寫文時陪在一旁睡覺的他,整夜咳咳咳的,無法好好睡。
我安撫著他,啜泣著。
謝謝他,陪我這麼多年。
如果有一天他離開了,我會很傷心很傷心。
但我不會後悔養了他。
因為有了他,我體會到狗狗單純深厚的愛。
即使知道分離時會悲痛不已,但我慶幸自己在多年以前,只因為同事貼出的養狗佈告,就傻呼呼地將他帶回。

就像我和親愛的同事好友們,在無預期的狀況下,相遇相識。
也許有一天,我們無法常常相聚。
雖然分離是傷感的,但,能夠相識,最是幸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