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1日 星期三

我們在台北的街角相遇






午後下了一場夏日雷陣雨。
下過雨的臺北,顯得涼爽了些許。
最近眼睛又顯得疲勞,趁《少年陰陽師》作者結城光流來 台宣傳前,下午還是去了趟榮總做檢查。
為了下午的調休,我把近期的一些資料列印了出來,決心在醫 院用功一番。
一路我坐公車換捷運,然後搭乘接駁公車到了榮總。
到了熟悉的眼科門診間前,一切原本的用功計畫,都放下了。

忙碌到不行的醫生看著我,也看著其他的病人。
暑假擠爆的門診人潮,都快讓她忙瘋了。
同樣擠在診間門口的病友和家人。
來來往往。
所有先前追逐的一切,彷彿在此停擺。
在等待的時間,我閉上雙眼自問:人到底追求的是什麼?

離開醫院時,天空湛藍,陽光和煦。
我念頭一轉,決定搭公車慢慢晃回家。
似乎很久,沒有這樣悠悠地看著我所居住的臺北城。
公車從中山北路七段,繞到火車站,再到公館,最後才是景 美。
一路上,應該是下班下課時間,或許是因為暑假的關係,空空 蕩蕩。
有時公車一轉彎,竟到了我唸書時熟悉不過的街道。
塵封的記憶,好像一個螺絲鬆開了,一下子全掉落了下來。
是啊,我曾在這個街口等著人。
喔,我和朋友,曾經在這條街上散步。
不經意想起的過往,讓我甚至懷疑起這一切是否真實存在。

臺北,真的很小。
一班公車,帶著我,繞行著這城市。
也帶著我,回到了很久以前的自己。

晚上,昆德拉太太傳來《相遇》英國版的 封面圖。
我看著昆德拉一貫的抽象幽默畫風,聯想起在公車上的臺北風 景。
一切是這麼的抽象,不真實。
我和過往的友人,在生命中的街角相遇,又再度錯身而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