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3日 星期二

魔幻的夏日


小時候,總是很期待夏天。
夏天會有長長的暑假。
彷彿所有期待的夢想,都會在這個時候實現。
彷彿所有在學校的不愉快,都會這個時候消失不見。
過了暑假,進入新的年級,一切又是新的開始。
所有的魔法,都會在夏夜裡現身。

開始工作後,每年到了夏天,會習慣躲在公園的大樹底下,懷念已經不再擁有的夏日假期。
也常會跟朋友互相嘆息說:「哎呀,好想放暑假啊。」
同事說,夏天就是要去海邊,曬得黑黑的。
我想起了一個義大利友人,他說小時候最痛恨的就是暑假要跟全家去海邊度假。
跟家人的海邊度假,讓他被迫跟好朋友分開,他說每年的夏天對他來說是漫長的煎熬。
我看著他,一種不可思議感,覺得他浪費了這一切。

我想念著唸書時的每一個夏天。
每天躲在家裡看小說的日子。
白天去淡水騎協力車、晚上溜進去沙崙海水浴場的日子。
參加自強活動中橫健行的日子。
幫愛哭的表妹趕暑假作業的日子。

今年剛進入夏天時,我在公司的陽台講手機。
耳邊傳來鳥兒嘰嘰喳喳的聲音,我一抬頭,原來幾隻鳥躲在茂密的葉子底下乘涼聊天呢。
一陣風吹來,我彷彿聽到樹葉和鳥兒的對話。
那一天,我感受到魔幻的夏天又來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