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9日 星期一

我們在熟悉的黑夜中前行

住家附近的公園夜晚陷入一片黑。
我和慢跑散步的人摸黑不受干擾地往前走。
因著太熟悉這路,我們在黑夜中行進。
生命好似如此。
不管天明或黑夜,因為太過熟悉,我們依然往前行。
不管悲傷與喜樂,因為生命沒能停歇,我們繼續過著既有的日子。

這幾天的阿母,很悲傷易感。
人過了六十,生命一切變得很難意料。
這幾年熟識的朋友一一離去。
她淡淡說,這幾年見到老朋友都是在喪禮的會場。
說著說著,她又掉下了淚水。

我看著憂傷的阿母,無法言語。
十七歲時,我失去第一個好友。
然後一個又一個跟我年紀相仿的友人離我而去。
對於生命,我們無能為力。
面對阿母的感慨人生、我說:「及時行樂吧!」
對於生命的無常,平凡如我們,只能接受。

記得前幾年,大學同學肝癌驟逝,久未聯絡的大夥兒齊聚一堂。
殯儀館的誦經聲,在耳邊繚繞,久久無法平息。
面對完全無法承受這一切的同學,我只能任由眼淚流下,安慰他們說:
「這就是生命啊。」
哭點很低的我,並沒有比別人堅強,但這幾年面對朋友的意外失蹤死亡、自殺、癌症……漸漸地,我比同年紀的友人瞭解了點生命。

看著阿母凝視遠方,默默落下的淚水。
我也沈默了。
這是她遙想青春時和友人相識時的記憶。
這是她憶起前幾年相見時短暫交談的感嘆。
這是她對生命無力感的欷噓。
這是她對未來的未知的無奈。

阿母的淚水,讓我在心裡譏笑起自己對生命的無知。
活過半百的母親,和初步入中年前期的自己,好像隔著一座橋兩相望。
而我,有著母親一路保護的小女兒,哪有著什麼樣的理由強說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