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0日 星期六

我也曾是個追星族



一直都沒忘了,自己也曾經是個追星族。

雖然現在看到電視那些在機場和演唱會的少男少女,甚至是千里迢迢來台灣或是去日本韓國的師奶迷們,總是會有種不可思議感,但還是可以懂得他們的瘋狂,畢竟,我可曾經是個超級追星族啊。

除夕回家時,除了乖乖整理大學時的課本和唸書時的日記書信,心裡另外眷念著是收集多年的趙雅芝劇照和剪貼簿。

打從第一次看到港劇「楚留香」,就深深迷戀上扮演蘇蓉蓉的趙雅芝。那時下課時最重要的功課,就是到處去書店和文具行蒐集採買芝姐的劇照。

記得那時為了蒐集到她所有的劇照(各種角度),踏遍了板橋和中和,所有可以走到的書店和文具店。有時甚至可以在中午下課吃完午餐後,開始步行,走遍大街小巷, 一直到晚餐時間才回到家。那時的我可以跟你解說中板橋有哪幾家書店和文具店,有哪幾家劇照最齊全。

每次我都會把蒐集到的劇照、剪報、雜誌,一一分類整理。到後來我可以分辨哪幾組劇照裝扮拍得照片最多,哪幾組效果最好,哪幾組效果很差(但我還是會全部買回家)。

知道我很迷戀趙雅芝的阿姐,不知道去哪裡獲得的資訊,帶我去參加了趙雅芝影友會。
忘了一年要繳多多少的會費?繳了會費後會會收到幾期「芝韻」?甚至是和趙雅芝本人見到面的機會有幾次?我從一開始參加似乎就是年紀最小的會員,一直到我高三退出,還是最小的。記得那時的會長和秘書(他們那時也才是青少年吧),總是會記得要躲在人群後的我,到前面和芝姐一起拍照留戀。那時只要芝姐說一聲:「我記得妳喔!」我就會死心塌地繼續跟隨著她。

除夕夜,我找出了上面有著芝姐親筆簽名的剪貼簿、和芝姐的合照,還有「芝韻」等等。

記得有一次為了去「京華煙雲」的片場探班,我偷偷蹺課跑去片場待了一整天。
整整一天,她和歐陽龍重複演著下跪的場面,看得我又是心疼又是疲倦,怎麼一場戲要演這麼多遍啊。

因為她演了「京華煙雲」,那年,我讀了林語堂的《京華煙雲》、《朱門》、《賴柏英》、《紅牡丹》......

一個因緣際會,我從追星族轉化成書迷,因為這些瘋狂迷戀的記憶,我永遠忘不了那段非常青春的時光。青春啊,總是那麼單純美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