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 星期四

我的「文學‧編輯」 夢


春節假期前幾天,阿哥MSN留言給我,說家裡週末大掃除,找到我的大學畢業紀念冊了,也清出了一堆我大學的教科書,要我除夕回家時記得整理整理帶走。

大學畢業後搬離家到台北居住,似乎是很久的事了。但總是推託說住得地方小,還是把一堆書、日記、相片和一些雜七雜八捨不得丟的東西裝箱或裝袋藏在家裡的某個角落。

阿哥的留言,讓我楞了很久,突然感傷了起來。該是把屬於自己的東西,真正搬離家的時候了。

除夕帶著老狗回到家裡,吃完年夜飯,就開始整理起唸書時的書,把想帶走的書裝成箱,其他的書,就任由家人處置。心一橫,乾脆把藏在衣櫃裡的日記、信件,還有一堆當年的寶貝,都搬了出來。一一清理帶走。

整理信件時,一封沒有寄出的信掉了出來。是剛畢業時寫給大學好友的信,信裡祝福他們在國外的生活愉快,也寫著自己立志要找編採的工作,雖然知道薪水少,但終究是自己的興趣,希望可以往這方面努力發展。

看著當年執著找編輯工作,卻處處碰壁的自己寫的信,著實五味雜陳。

在一本又一本的日記和筆記中,突然看到一篇大學一年級的文章草稿,其中寫滿了自己對於文學的愛。裡面寫到了喜愛的作家和作品:沙林傑的《麥田捕手》、歌德的《少年維特的煩惱》、亞瑟‧米勒的《推銷員之死》、徐鐘佩的《餘韻》、赫曼赫塞、張愛玲、葉慈等等。最後提到了小時候看過的一部卡通,劇中人不斷地找尋「希望」。因為唯有希望,生命才有意義。而「文學」即是我生命的希望。

看到最後一句時,我震驚不已,十九歲的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或許是高中時英文成績非常地差,不好意思跟老師、同學分享,只好在心裡暗暗下定決心要念英國文學系。背負著這樣的秘密長達三年的自己,終於一圓文學夢時,才會寫下如此沈重的文字吧。

除夕的夜裡,意外地翻找出年少時的夢,在我年少時的遠大夢想,一個關於文學和編輯的夢,而在多年後,我幸運的,圓了這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