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8日 星期一

關於消失

死亡,之於我,等於消失。

凡我所愛的,凡人所說的死亡,之於我,等於消失。

他們只是不在了,不在我所存在的空間。
他們只是遠行了,出發到我所無法抵達的地方。

我想念著這些在我生命中突然、意外消失的生命。
我惦記著這些在我記憶中一直、一直存在的生命。

我和他們對話著。
我們夢裡相見著。

但,消失了,就是不見了。
像是流沙般,從手裡流逝了。
想握住,卻又如此無力。

有時候,一顆流星。有時候,一頓飯。有時候,一個地點。有時候,一個想法。。。
他們,就這樣溜進原以為已經遺忘的生命中。

但,原來,他們一直都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