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8日 星期日

跑到最後7K時......

說是很喜歡跑步的人,其實跑步的歷史只有一年半,一個月大多因為藉口一堆通常只跑了三四次。
為了刺激自己多跑步,心一橫,決定參加仲夏舉辦的夜跑。
說是夜跑,因為只有半馬和全馬,所以下午五點全馬就開始起跑,半馬也從五點二十分開始跑。
第一次參加路跑因為颱風而延期兩週。
第一次一個人報名了路跑。
第一次來到小時候很熟悉如今卻很陌生的新北市參加路跑。
這次,我和三千多名跑者,一起沿著新北環快的陸橋,板橋三重來回。我們從黃昏跑到黑夜,天空陰陰的,降雨機率60%的週六,一直到最後,幸運的是雨始終沒落下。
雖是沿著四座陸橋跑,但我們的腳下,是流經新北市的河流。
沿途跑過新北大橋時,有很多跑者停下來拍照。我則是像是個第一次跑過倫敦大橋的觀光客一樣,邊跑邊仔細看著這2010年8月14日才通車的新北大橋。
雖沒有陽光,但也沒什麼風,才跑三十分鐘,看著市區大樓顯示的氣溫31度,整個人像是個火爐般燃燒。好熱啊,好熱。
新北市的至善路跑,也許是因為才第二屆知名度不高,也許是因為只有半馬和全馬,參加的大多是有其他馬拉松經驗的跑者,所以起跑時,不像是台北富邦馬拉松有如嘉年華會般熱鬧喧嘩。一開始起跑後,就安靜到讓我驚訝。所以沒多久,我就戴起耳機,像往常一樣聽著Big Bang的音樂,照著自己的步伐跑著。
而新北市的馬拉松也不像台北市的馬拉松,有那麼多的加油人潮,全程只有零星的加油團體,所以微妙的是不認識的跑友自己互相加油了起來。
可愛的新北市志工媽媽,準備了很多比之前參加過的台北台南馬拉松更多的補給品,除了一般會有的香蕉、開水、運動飲料,還有番茄、檸檬片、梅子粉、鹽巴、餅乾、黑糖、酸梅、黑松沙士、冰檸檬水,甚至還有愛玉和燒仙草。另外還有準備幾桶水讓大家可以灑水消暑。
嚴重需要補給品的我,幾乎每一站都會停下來補充水份、熱量和糖分。

跑到最後7公里時,天已經黑了。陸橋上有些路段的路燈不知道是刻意的還是怎樣,一片黑。我們有時彷彿在黑暗中慢跑。除了耳機傳來的Big Bang音樂外,也幾乎沒有跑者在聊天。
突然我看到一個阿伯把機車停在橋中間,帶著一大壺水壺,很悠哉地喝著水,看著大汗淋漓的辛苦跑著。我看著他心裡想:「這人悠閒處世的樣子,就跟我老爸一樣。」然後,很突然地,我的眼淚就刷地落了下來。是的是的,這場景就像兩三天前的夢一般寫實。那夜我做了一個夢,夢的故事已經遺忘,隱約中只記得是場活動,大家都帶著家人參加,我說:「這沒什麼啊,我叫我爸來就可以了。」然後我自己在夢裡恍然大悟似地狂哭了起來。天啊,原來我的老爸已經離開我消失不見將近一年半了......
跑著跑著,我的眼淚狂落。我慶幸跑這段路程時天是這樣黑,而陸橋的燈又不工作。我邊跑邊像是擦著汗水般擦試著淚水,我驚訝著自己的脆弱與對老爸的思念之情。

為了轉換心情,我開始思考,剩下的7公里,將近一小時的時間,對平常的我來說,會做些什麼呢?看幾萬字的稿子、回信、看資料、看韓劇、游泳......這些活動所耗費的一小時,對此時此刻來說,都輕鬆無比。我對著在天上的阿爸說:「爸,我好累,我快跑不動了。」

最後的最後,我甚至想到在這樣艱鉅的時刻從事出版的自己。

出版就像是馬拉松吧,如果堅持下去,你永遠不知道自己能跑多遠。

就這樣東想西想,我終於在悶熱的仲夏夜完成了23公里的路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