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1日 星期三

我想跟你說說,我童年的故事


我啊,從八歲就住在這條中和的小巷子裡。
那時我家的前面有個小小的院子,不像現在新的住戶用厚厚的水泥牆把院子圍了起來。
我阿母總會在小院子周圍種滿了花花草草。
小時候我開始養蠶寶寶時,阿母就會貼心地種起桑椹。讓我有足夠的桑葉餵養蠶寶寶。
有時候,我們周圍到處是各種顏色的九重葛,從那時開始,我愛上了這樣大剌剌自由生長盛開的花。

我們的巷子和隔壁的巷子之間,有個小小的,小小的通道。
我們小時候都戲稱這是「中和摸乳巷」,那時的我們根本連「鹿港摸乳巷」長得什麼樣子都沒見過。
有一回我們幾個姐姐計畫要去淡水遊玩,又嫌小表弟愛哭又愛跟。一早我們偷偷溜出去,留下了小表弟。小表弟一醒來,發現姐姐們都不見了,走在「中和摸乳巷」,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還不小心一腳踩進小水溝。我們這群姐姐們一回家,就被阿母痛罵一頓。

我還記得小學週三半天課回到家後,總有同學騎著腳踏車到我家門口大喊:「莊靜君,出來玩喔。」
國中畢業時,意外地收到男生班同學丟到家門前的告白信......
高中畢業後,有個同學失戀,騎著機車到我家門口,坐在院子旁大聲哭泣著。

我們在小院子旁放了個大鞋櫃,有一回阿母一打開鞋櫃發現裡面有一群剛出生的小貓咪,驚訝不已。沒多久我們偷偷躲在一旁看著母貓將小貓咪一隻隻的叼走。阿母說,母貓應該是知道我們發現了小貓的蹤跡,擔心小貓有危險,決定搬遷。

這條小巷子,因為太窄,即使我們住在一樓,有著大大的落地窗,我們白天還總得開上燈。
直到大四時我們搬離這個小巷子,我才知道原來採光好的房子,白天是不需要開燈的。

我們這條小巷子,離公車站得走上15分鐘的路。從小學到國中,我每天得走20分鐘以上的路上學。但不知道為何,我小學開始就愛上了走路。這小小的一段路,我會經過很多同學家。下課時,兩三個好朋友一起走回家,總是有說不完的話。

國中畢業時,隔壁男生班的同學,跟著我走上了好一段路,要我在他的畢業紀念冊上留言。我驚慌地搖了搖頭快速走開了。

昨天黃昏時,我帶著法國友人,從捷運板橋站,坐上了307公車,到了巷口。然後我跟她說:「我啊,要帶妳走連我自己很多年都沒再走過的路,我想跟妳說說我童年的故事,好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