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3日 星期二

最是殘酷美好是春天



我喜歡春天,卻又痛恨著她。
我喜歡春天的詩意,卻又痛恨著她的陰鬱。
春天,時而有美麗的陽光,時而有冷冷的冬日之感。

我說,春天使人憂鬱。
我說,春天使人開懷。
憂鬱是因為冬日太長,等待著春天,等著鬱悶了起來。
開懷是因為春暖花開,看著紅花綠葉綻放發芽,心裡起了希望。

今天趁著陽光正美,我帶著韓文課本,坐在櫻花已落,綠葉滿是的櫻花樹下閱讀著。
我環顧著這美好又親切的周遭一切。
我細細地品嚐這溫暖的午後陽光。
我靜靜地享受這難得的一個人的午後。

一個人,這樣地,惦記著,所有的,美好的,回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