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9日 星期日

意外被喚醒的遙遠故事


趁著收假前最後一個好天氣,我在前一日便開始擦拭晾在家多時,滿是灰塵的單車。
週六的下午,我開始往河濱騎去,本來只想騎到大稻埕的,但突然想去社子島看夕陽,
所以就沿著淡水河右岸。一直騎一直騎。

週六雖沒有前一天的好陽光,但風剛剛好,不疾不徐,我騎過馬場町、騎過大稻埕,然後騎到延平北路六段七段八段九段。淡水河的右手邊是一間又一間的工廠。

大三時在一家蘋果和油墨的進出口貿易公司打工。有一回進口的油墨出了問題,廠商打電話來抱怨鬧著要退貨,老闆要我到現場看情形。印象中工廠的地址就在延平北路八段左右。我騎著紫色50cc小綿羊,一路從中和的老家,騎到三重的辦公室,收到老闆的指令後,壓根兒不懂油墨的我,傻呼呼地再從三重一路騎到延平北路八段。記得那時天空灰灰的,騎乘的路上滿是塵埃。我只知道只要沿著延平北路一直一直往前騎,就會到達目的地。就這樣,我一路一直往前騎,長長的延平北路,像是沒有盡頭般,從一段二段三段四段五段六段七段八段......到達工廠時,我整張臉灰撲撲的。工廠老闆見了我,一臉狐疑,想說怎麼會派著小毛頭來驗貨?但他還是按照規矩,帶我去看了剛下貨櫃的油墨。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印刷使用的油墨。什麼都不懂的小鬼,對著運送中被壓壞的油墨罐,一點兒辦法也沒。只是很單純的問老闆說:「這油墨罐頭被壓壞的話,裡面的油墨也會壞掉嗎?」

荒涼的延平北路,一路上除了工廠什麼都沒有的地方,來了個什麼都不懂的都市小姑娘。工廠老闆本來想好好對我們這進口商大大抱怨一番的,卻什麼也沒說。先是帶我看了損毀的油墨罐,然後帶我參觀工廠,對我解釋印刷油墨的用途和使用的流程等等,最後讓我好好坐下來喝杯熱茶,閒聊一番。拜訪結束後,我又一路風塵僕僕地從延平北路八段噗噗噗地騎著小綿羊回公司了。回公司後老闆說工廠的人對我很滿意,決定只要求很少的扣款,老闆直誇我做得很好,說我是個業務人才,之後一定會好好栽培我。

但我到底做了什麼?其實我什麼都沒做,反而讓工廠的人教我了很多印刷油墨的知識。

騎著單車,經過了十幾年不變,林立在延平北路的工廠,好像經過了傻裡傻氣的大三那年。
夕陽,慢慢地落下。我不經意地拾起了很多年,像夢一樣的回憶。
意外被喚醒的遙遠故事,在夕陽消逝前清晰地給留住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