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8日 星期六

我見著了月亮的笑臉

雨,一直下著。我誤以為台北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陰雨綿綿的日子。
陽光,好遠,好遠。

今年農曆春節來得早,我們匆匆進入2012年,憂慮地參與了四年一度的總統大選。好像還沒從裡面的憂傷喜樂中平復,我們就開始期待微不足道的年終獎金,然後和家人進入集體式的三餐模式。

印象中的徐夕夜,一過12點,鞭炮聲四起。好像在宣告新的一年的到來。但這幾年在避免擾鄰的文化政策宣導後,12點一過,少了鞭炮聲,我們安靜地度過一個新的年頭。

大年初一,照著慣例,阿母會準備年糕作為早餐,表示我們又長了一歲。步入初老的中年後,我們懶得計算任何數字,卻總惦記著跟童年有關的任何習俗和故事。我們雖然煩惱著紅包的數字,卻也忘不了小時候對於紅包的所有期待。

從除夕開始,時間不疾不徐,照著傳統的步伐前進。我們跟往年一樣,跟親戚在一起,說了N遍的往事笑話。大家一樣是笑到飆出眼淚。

時光啊,就這樣,在我們捨不得的心情下,又流逝了。

而我和其他的人一樣,懷念起已經不在身邊的長輩。他們的一顰一笑,像是定格般,停在那裡,永遠也不會消失。

我們轉身看著新生代的一輩,卻又充滿感動。因為他們代表著無窮的希望。生命啊,是這麼地奇妙。

大年初五,開工的鞭炮聲此起彼落。陽光燦燦。一切,又再度充滿希望。

我從住家的11樓,看著沾染上多日雨滴和灰塵的大片窗戶,因為想更看清外面的世界,不知不覺開始擦起窗戶。
然後洗著衣服,想要趁著有陽光時讓衣服沾染上陽光暖暖的氣息。
接下來我擦拭著久未騎乘的單車,想趁著陽光未褪去之時,好好讓風和陽光溫暖我這低靡已久的心靈。

傍晚時,我換上運動服,帶著飼料先去社區外餵了流浪貓,暖身過後,啟動Nike+的慢跑模式,開始繞著公園慢跑了起來。一圈又一圈,我抬起頭,看到了彎彎的上弦月,對著我微微笑。好像在對著我說:不要憂慮明天。明天自會有明天的安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