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8日 星期二

春日正好



中央氣象局天氣預報,接下的四天會是又濕又冷的天氣。
夜裡批哩啪啦下起了雨,在半夢半醒間,傾聽著客廳的動靜。
平常老憂會在半夜咳嗽或是哎哎叫或是發出上廁所的噠噠腳步聲,今夜卻安靜異常。
啊,附近滿開的櫻花,遇到這雨可能要謝落一地了吧。

上午一醒來,趕忙到狗窩喚醒老憂,幫他加件衣服。
憂啊,天氣變冷囉,要穿衣服喔。
他昏昏沈沈,傻呼呼地看著我。乖乖地讓我幫他套上衣服。

不知道有多久了,他沒有像以前一樣,總是在我起床開門前就在房門口對著我搖尾巴。

我放心地要他繼續回窩裡睡,然後轉身往廚房走去。
老狗先是看了我幾眼,以為沒什麼事了,便決心噠噠地往狗窩走。
睡意尚濃的我,走近陽台,映入眼簾的竟是一地的血便,驚嚇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先是蹲在客廳,無法言語。
慢慢地,我開始擦起老狗的血便,眼淚簌簌地落下。
那一刻,我才驚覺,老狗真的是老狗了。
一股無力感襲來。

韓愈的「祭十二郎文」;而視茫茫,而髮蒼蒼,而齒牙動搖。

這兩年,老憂的聽力視力和眼力都衰退地厲害,唯一沒改變的,大概是他對我執著的愛。

今年的春天,天氣凍得厲害,櫻花開得美。
小老狗,怎麼看都像個小孩子一樣,出去爬山時,總是氣喘吁吁地急急忙忙,頭也不回地爬上山頭。
老狗什麼都老化了,就是記憶還是一樣好。
每次我們總愛在仙跡岩的制高點幫他拍個勿忘影中人(狗)的相片。
他討厭死那塊可以眺望101的大石頭了,每次一靠近,就一屁股坐著離大石頭一百公尺遠,堅持不肯再往前移動。
老狗下山時,還是會放慢腳步,頻頻回頭看著我,要我跟上他。
有一天,老狗會忘了我嗎?
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我還是會一樣愛著他,不離不棄。

2 則留言:

  1. 路過。

    我也有一隻執著地愛著我的老狗。

    他們不會忘了我們。

    回覆刪除
  2. 養狗總是難免遇到這樣的場景。但還是覺得有他們作伴是最大的幸福。謝謝你的分享。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