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6日 星期日

喜歡台北的理由之一


前幾天M來找我談公事,偶有閒談,他突然問我說:為何妳這麼愛台北?
因為他看了我的文章,不瞭解為何我總是出國時特別感傷,想念台北。
第一次有人這麼問我,反倒讓我思索了很久。

我是個很道地的台北小孩。
小時候,我沒有和同學朋友到田裡偷地瓜、到果園偷水果、爬樹、在溪邊游泳的任何回憶。
下課後,我不是待在家裡看書,就是到家附近散步。
那時候,你可以問我方圓百里有哪些書店、文具店、漫畫租書店,我可以鉅細靡遺的告訴你。
記憶中,我可以為了蒐集到最完整的趙雅芝明星照,走一個下午,逛遍所有的文具行。
我可以為了漫畫,整天窩在租書店裡。
我可以為了在國際學舍買書,把車錢都花光,走好久的路回中和。
我可以為了看張愛玲和三毛和世界名著,窩在家裡好幾天不出門。
但關於大自然的一切,我一片空白。
關於運動,我恐懼不已。
我的體育成績,甚至在大學時,讓我因此無法領到獎學金。
這樣的不愛運動的台北小孩,為何這麼喜歡台北?

台北,有很多的可能性。這次先從運動說起吧。
一直很恐懼體育課的我,高中時,為了和同學混在一起,即使不會溜滑輪,還是去冰宮學會了滑冰。
大學時,一直想和教會的外國朋友騎單車去環島,我和身高相近的室友借了腳踏車學會了騎單車。
畢業後,因為身體狀況不佳,我決定學會游泳,參加了租屋附近的晨泳會,開始了晨泳的日子。
兩三年前,為了一圓芭蕾夢,我硬著頭皮開始上芭蕾舞課。

前一陣子,中國出版社的朋友來訪,平常愛打桌球的他,問我喜歡做什麼運動。
我回答說:游泳、瑜珈、芭蕾和騎單車。
他驚訝的看著我說:妳做的運動都難度很高耶。
但他不知道,在都市長大的我,小時候有多麼討厭體育課。
剛進出版時,我的體能很差,甚至連小跑步都成了問題。
但進了出版,我每天接觸的都是書,我不再說:我的興趣是看書。
因為書就在身邊,我不需要說我喜歡看書。我每天就跟文字為伍。
而,我即使每天和自己的身體在一起,我卻不一定能掌握他,瞭解他。
就這樣,我渴望,每天多一點點,可以多認識自己的身體。

出發前往法蘭克福的最後一個週末:
週五晚上去上了芭蕾舞課。
週六去晨泳,傍晚時去練瑜珈。
週日下午去騎單車。

騎車到大稻埕時,美麗的夕陽映著河水。
我想著:為何我喜歡台北?
因為,台北是這樣的讓我自由自在。
而這裡,正是我出生長大,實現夢想的地方。

3 則留言:

  1. ^^..剛好經過

    在閱讀每篇文章後
    會使人..按下一篇

    回覆刪除
  2. Q線線:謝謝你的經過,更謝謝你的閱讀。^^

    回覆刪除
  3. 網路上..隨緣的相遇
    ^^..有空會常來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