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1日 星期六

以為可以把時間鎖住的不老青春

一直以來,我旅行著。
行走在台彎的各個角落、在世界的各個街道。
經過了漫長的旅行,我還是嘗試著藉由旅行和自己的獨處,越深的瞭解自己。
八月底我到了北京,又轉往首爾。
在旅行的過程中,我和舊朋友歡欣見面,和新朋友熱切交談。
帶著滿滿的美好記憶,我回到了台北。
台北,還是老樣子,時而下著雨,時而天晴。

客廳的一腳,放著這陣子寄來的包裹,原來是先前譯的書《The Traveler旅行的意義》出版了。
興奮地拆開包裹,閱讀著自己寫的,翻譯的文字。
彷彿夢一場,恍惚中帶點真實。
我真的到家了。

旅行的意義


以為可以把時間鎖住的不老青春
-- 《The Traveler 旅行的意義 》譯者序 ◎愛米粒



我們都是想把時間鎖住的小男孩查理。

翻譯這個小故事時,我也在旅行著。
我行走在秋末帶有初冬涼意的荷蘭,飛到帶有聖誕氣息的東京,輾轉來到春天冒出嫩芽的巴黎。
不管我怎到哪,最後還是回到了台北。

我嘗試打開心去體會各地的生活,但老覺得生活不是那麼完美。
我像查理一樣,以為自己有著浦島太郎的寶盒,可以鎖住時間,留住青春。
我貪婪地以為自己夠大膽,可以大口呼吸不同的文化,可以永遠如此青春不老。

荷蘭的風車很美、起司很可口、自行車單車道很舒服,但,那裡的人太高,對嬌小的我來說,總是有那麼點不方便。
東京的聖誕燈飾光彩炫麗、生活機能便利到唾手可得,但,那裡的工作壓力太大,人和人之間很有距離。
巴黎的春天,陽光灑下時的路邊咖啡廳是這麼舒服自在。集古典與時尚於一身的巴黎,是這麼高雅有風格,但,亞洲人身在期間,卻有種說不上來的孤獨感。

這世界,有太多美麗的地方,但沒有一個地方是完美的。
最後,我們走累了,還是回到了家。
而我們也像對世界充滿過度期待和幻想的查理一樣,打開了沈重的皮箱。
我們耗掉的時間和生命,根本無法鎖住。
當我們瞭解到一切時,已是年華老去。

3 則留言:

  1. 原来爱米粒小姐也翻译图书
    我很喜欢您的博客

    回覆刪除
  2. hi fei, 我只能翻些文字不多的書。跟專業的譯者根本無法比。謝謝你喜歡我的blog。我看了你的blog,你是我去年在上海碰面的Fei嗎?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