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3日 星期四

一次又一次,我和17歲的自己相遇


多年以來,我一直想辦法重回17歲。
17時的朋友師長的容顏,一直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17時的初戀情人,也一直保留著原來的年輕樣貌,永遠不老。
17時,很荒唐,很憂傷易感,以為天地這樣大,以為世界這樣小。

這樣想重回17歲的自己,一次又一次在夢裡和17歲的自己相遇。
夢裡那個穿著白衣黑裙的小不點兒,整天為課業、友情、愛情煩惱著。
熱心的老師,幫同學做心理測驗,瞭解一下自己吧,看看未來適合什麼樣的行業。
責任感深厚的導師,要大家填寫大學的志願科系,跟同學分享。
17歲時的我,默默地立下心願,希望以後可以念文學系,想當個小說家。

如果我留下

《如果我留下》17歲的米雅,瘋狂地喜歡上古典樂,準備去茱莉亞音樂學院專供大提琴。
她和學校的風雲人物,在搖滾樂團當吉他手的亞當談戀愛。她更有著愛她的爸爸、媽媽和小弟。

如果這樣的世界,突然分崩離析,米雅會選擇留在人世間,還是乾脆離開?
我問著現在的自己和17歲時的那個小不點兒。

要是我是米雅,在一次意外中,突然失去了爸媽的愛、失去了再次擁抱弟弟的權利,未來得獨自面對無盡的孤獨和漫長的復健,
我會選擇留下還是離開呢?

17歲時的我,一定想不到,自己在20歲、25歲、30歲時,甚至更老時,會經歷什麼樣的人生。
我不會知道自己除了喜歡文學,還會喜歡上學習各國語言,迷戀上到世界各地旅行和不同國家的人交朋友。
但,如果我沒有在17歲後持續往前走,我也不會回過頭來這麼想念那時一切的一切。

這樣的米雅,在絕望和希望中,掙扎著。
她哭喊著離開人世的爸媽和弟弟,她想起自己未完成的音樂之路還有深愛著自己的男孩亞當。

我想問,如果你是米雅,你會選擇留下,還是離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