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8日 星期二

我們在一瞬之間轉大人

常常,我們無意間,做對了什麼,卻不自知。
做外文編輯這些年,有時會接到陌生人來電詢問某某譯者的聯繫方式。
他們會說:我找他(她)很多年了,直到看到你們公司出版的書......
我們會盡責地幫譯者傳遞聯絡方式,然後把時間和空間留給他們彼此。
有時候,譯者會開心地跟我說:我跟某某某聯繫上,多虧了你們幫忙。
編輯,在閱讀校潤稿中,也成了牽線的角色。

十一月底,我在馬來西亞出差。
夜裡回到飯店,收到灰鷹的來信邀請我當婚禮的介紹人。
他說:妳一定要來當介紹人,因為妳是真的介紹人。
很少參加婚禮,更少在婚禮幫忙的人,傻呼呼地一口答應了。
馬來西亞之後,我去了墨西哥又去了美國、日本。
在不斷地登機下機中,我沒有時間去思考在婚禮中當介紹人這件事。
直到我暫時停止了飛行,在陸地紮實地行走時,我才開始緊張了起來。
緊張的原因很多,第一是我發現灰鷹的婚禮有一半是出版界的朋友。
第二是我在婚禮前三天才知道我得走過紅毯,站到台前和大家說話。
第三是我得回憶五年前,甚至更早的故事。
在婚禮的前三天,我開始緊張地胃痛了起來。
還好婚禮的前兩天,兩個從日本來的朋友分散了我些微的注意力。

婚禮的那天,我一抵達會場,大家就開始提醒了我的責任。
我在大家(尤其是新郎)的叮嚀下,在胸前掛上了「介紹人」的牌子。
一堆出版界的朋友一看到我就嘻嘻地笑著說:聽說妳是介紹人。
新人一進場時,證婚人一說完話,我就聽到自己的名字響起。
我全身顫抖地走了一小段紅毯,然後走上台。這時我心裡想:步上紅毯的那端果然是件大決定。

我用顫抖的聲音說著:常常聽作者說故事的編輯,今天也要來跟大家說起故事。
各位共同參加婚禮的朋友啊,我接下來要講的故事,你們都在喜宴上聽過了吧。
我簡單的說了灰鷹和新娘如何因為巴西作家奧蘭多‧裴的作品《安格斯》,因為我的介紹,開始通信,然後在北京見面,最後決定交往。
但我忘了說,灰鷹當初是怎樣認真的「以結婚為前提」和住在上海的女子,今日的新娘子,開始交往。
我又忘了說,當年我認識灰鷹時,還是個研二的學生,而在婚禮的那天,我有種和新郎新娘一起「轉大人」的感觸。
以前,總以為當「介紹人」是大人在做的事。沒想到有一天,我也當起了「大人」。
走上台前的那刻,我在心裡提醒自己:妳是大人了,要鎮定。

我看著站在新娘旁認真聽著介紹人我說話的灰鷹,想起了六年前第一次見到他時,綁著馬尾,像個大男孩一樣跟我聊著書的模樣。時光啊,在一瞬之間,把我們帶到了這麼遠的地方。

新人敬酒。一桌巡過一桌。我跟灰鷹說:「哎呀,我緊張到很多話忘了說。」
我忘了說:各位,我本來想效法金馬獎最佳男主角阮經天帶著趙又廷的人形立牌上台一樣,帶著另一個重要媒人「安格斯」的立牌上台。(P.S.目前這立牌還在我們公司四樓的影印間,有興趣的人歡迎來參觀。)其實,我忘了說的話還很多,等我不緊張時再說吧。

4 則留言:

  1. 對耶,我也忘了說,要"鞭策"新人!!!

    回覆刪除
  2. 對喔,譚爸講到要鞭策新人時,只有妳舉手耶。

    回覆刪除
  3. 人生真的就像小說內的故事。這篇文章又讓我回到那天溫馨的時刻;是說,我第一次參加這麼有感覺的婚宴。

    回覆刪除
  4. 這個婚禮很溫馨特別呢。難怪很多出版界的朋友都以為是尾牙。哈哈。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