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日 星期五

今日下的雨,是我們不捨的眼淚


今天夜裡打起雷,下起雨來。
我想起了前些日子參加「Asian Publishers Fellowship」,大家要離開那天,下起了大雨。
韓國出版協會的人說:「今天下的大雨,就是我們不捨的眼淚。」

以前總是以為春天才是離別的時節,但似乎秋天也是。
夏天過後,我們忙著聚餐。
好像之前大家都各自去享受陽光,享受屬於自己的夏天。
而秋天來臨時,涼風吹來時,我們想念起彼此。
各個不同領域的朋友邀約著,大家齊聚首。

我很喜歡跟同事瞎混的日子。
高中念得雖然是女校,但我不屬於班上任何一群,總是跟校外的同學混在一起。
最討厭分組的時候,因為我總是剩下沒分到組的那幾個。
女校,是這樣讓我害怕。

而進了出版,就好像進了另一個女校。雖說偶爾有幾個男同事,但總是個位數字的稀少。
但出版這個幾近女校的大環境,卻讓我很愛很愛。
我們可以一群女子很瘋狂大笑,可以同樣迷戀一個偶像明星,可以一起批評很多事情。
我們有共同喜歡的書、喜歡的作者、喜歡的電影、喜歡的音樂......
在這裡,彌補了我在女校的遺憾。
在這裡,我遇見了很多很棒的朋友。
我發現,原來在女校並不可怕。

很多年後,我成了女校裡的老老同學。
含淚送走一個個畢業的老同學,害羞地迎接一個個和我年紀差異越來越大的新同學。
老老同學,總是想念著畢業的好同學。
想念我們一起大口吃肉,開心喝酒,熱情歡唱的日子。

當我埋首在書堆時,淹沒在書訊資料時,痛苦於沒有止盡的業績壓力時,我想念著你們。
因為跟每個好友的相處的日子,讓我有力氣繼續往前努力。
我們要一直一直當好朋友。
開心的大聲說:Sa-rang-HAE!!!

3 則留言:

  1. 韓國的出版人比日本的出版人要浪漫呢. ^^

    回覆刪除
  2. 사랑해~~
    讓人好溫暖的話!!!!

    回覆刪除
  3. sandra: 我真的覺得韓國的出版人很浪漫耶。這個由他們喜歡「詩」的程度,可以感受到。
    Fongyi:他們真的很會說話,對吧。我很喜歡跟韓國的出版人聊天,這讓我感受到另一種韓國。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