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0日 星期四

何謂憂傷


當飛機從首爾飛往台北,抵達桃園國際機場的那瞬間,我流下淚來。
一種回到家的感動。

我喜歡體會不同世界的風情,但每每會想起台灣的一切。
在首爾時,我認識、遇到了很多國家的朋友:伊朗、阿根廷、德國、美國、挪威、荷蘭、法國、以色列、泰國、日本,當然還有韓國。除了日本和韓國出版社的朋友,其他國家的朋友都沒來過台灣。
他們問了我很多關於台灣的問題。
台北的交通比首爾糟嗎?因為首爾的塞車情況非常嚴重。
台北方便嗎?因為首爾有很棒的地鐵系統,但錯綜複雜,如果不是身處市中心常得花上一個小時才能到達目的地。
台北人口有多少?很擁擠嗎?因為首爾的人超多,常得在人群中游泳而行。
台灣的氣候如何?因為他們看了很多關於台灣地震和颱風的消息。
台灣自由嗎?會不會被監聽?會不會有秘密警察或是間諜?
台灣的人友善嗎?因為韓國人總是很客氣。
台灣的人怪嗎?因為走在首爾街頭總有奇怪的大嬸對著我們說聽不懂的韓語。
台灣菜跟中國菜有什麼不同?比較不油?比較不鹹?

他們對於台灣,有太多的好奇。
我對他們說:既然都肯大老遠到首爾,有機會一定要來台灣走走。
他們都爽快說yes, but when?

台灣很小,對很多西方國家的人來說卻好遠。
我德國的好友,願意飛到印尼、印度、中國度假,卻一次也沒來過台灣。
我說啊,台北雖然不美,但對旅人的方便性無可挑剔。
台灣雖然小,但有山有海,有溫泉有冷泉,還有熱情的人們。

來吧來吧,我的朋友們。
來看看我這美麗的小島,福爾摩沙。

飛機一降落到台灣時,我看著這小小的土地,竟憂傷了起來,因為沒來過的人,不懂她的美。

3 則留言:

  1. 妳愛台灣的心~~真是太感人了!!!
    我也默默掉了淚......

    回覆刪除
  2. 妳愛台灣的心讓我也默默掉了淚.....

    回覆刪除
  3. 謝謝妳總是這麼懂得我思我想。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