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7日 星期二

我是個賣書的小販

在出版業做了超過十載,直到今天才發現自己是個正港的「賣書的小販」。

直到去年五月之前,我都在擁有最強文學小說市場的皇冠這樣優秀的工作團隊中生活著。
從剛進出版時,每個月負責一本書,到離開前,我每個月負責十本書。
因為疲憊了,因為想停下來想一想,我離開了一直以為最愛的地方。
然後我開始旅行著,開始跑起步來,甚至跑起了全馬、半馬。
在出版的世界裡,喜歡或是習慣運動的人非常稀少,我因為身體免疫系統的關係,從進出版就開始養成了固定游泳的習慣,慢慢地,我從厭惡運動到習慣運動到喜歡運動。

跑步,前年12月中的台北富邦路跑,我第一次真正跑起來。
打算跑馬拉松時,有幾個朋友跟我說,如果你真可以完跑,那你就可以寫長篇小說了。
去年九月,我意外地完成全馬,但寫長篇小說,依舊遙遙無期。我依舊停留在大綱.......

2012年8月15日,愛米粒出版社正式成立。
朋友說,如果你可以完成全馬,新出版社!有什麼難的。
再說一次,我不小心完成全馬了,但我還是覺得如果做出版要成功,絕對沒有什麼不小心成功的。

去年的九月底,我終於簽下了心中的創業作《蘿西計畫》 ,然後一個月後,我說服了最理想的工作夥伴跟我共事,終於在十二月,我們搬進了位在中山北路的新辦公室。

一切,像夢一般。


如果你問我:「如何可以一直充滿熱情與好奇心?」
我會毫不思索的跟你說:「因為我總期待更好的故事出現。」

對,永遠會有更好的故事。如果發現那個故事的人是我,那我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我剛進出版時,很多人跟我說,沒人要看小說。然後翻譯小說的市場,像是個熱潮一樣,從歐美席捲到日本。然後這幾年多媒體出現,閱讀,開始退潮。

我想起了在倫敦的時候。我常沿著泰晤士河跑步。看盡潮漲潮退。

去年五月二日,我離開了老東家,然後,在今年的五月一日,我終於重回書市。

有一回看到愛米粒Emily的粉絲朋友說,她推薦我們出版社給朋友,因為能看到一家出版社從無到有的過程很有意思。

對,我們從無到有,我真心的希望,我們的存在,是絕對的必要。

因為,我們知道,哪裡有好的故事,而這樣的好的故事,是有存在的絕對必要。
好的故事,他會自己傳播出去。
好的故事,永遠不會寂寞。

因為如此,我和可愛又辛苦的同事們成了賣書的小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