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7日 星期二

當櫻花盛開 Cherry Blossoms -- Hanami


多年前看過一部德國片「當櫻花盛開」(Cherry Blossoms -- Hanami)。
一個無法接受老婆離開人世的德國人,為了一圓愛妻未完成的夢想,隻身前往日本。那是部讓人心痛,卻又久久難忘的電影。

前幾天台北書展,每天陰雨綿綿,晚飯時有個韓國人問我說:「聽說你們的太陽被偷走了?」
我點點頭,很想知道是哪個出版社的朋友跟我有如此一樣的心情。
本來就常常下雨的台北,現在變成「一直下雨的台北。」
可愛的太陽啊,因為全球氣候異常,老是脾氣古怪地躲了起來。
老台北人的我,最近也常跟朋友說:是誰偷走了我們的太陽?

這週末意外的陽光露臉,連帶霧氣也散去。
星期六時和幾個外國朋友上指南宮和貓空遊玩,藍藍的天,白白的雲,視野遼闊,讓人心情大好。

週六夜,我做了一個長長的夢。

老憂回到小小憂那年,剛到我們家時,黑黑小小巴掌大的模樣。他全身黑黑濕濕的,身上沾著血,似乎是四倍大的小黑路給玩咬傷的。我用手掌捧起他,撫摸著他,怕他死去。一開始他動也不動,後來他竟然開口說起話來。小小憂用老人家的口吻跟我說著話。「很高興跟你們一起生活這麼多年,謝謝你們的照顧......」

夢裡驚醒,眼淚未乾,聽到房門外老憂啪搭啪搭的腳步聲,糾結的心立馬給平復了,一切只是場無聊的夢。

週日的陽光清清爽爽,趁著陽光尚未逃走時,我歡歡喜喜牽著老憂到附近散步。

十四歲半,患有嚴重心臟病的老憂,因為去年總是陰雨寒冷的天氣,鮮少有機會出來散步。
每天總是穿上一兩件衣服,窩在狗窩睡覺。有時天氣太冷時,總在半夜聽到他咳咳咳的聲音。
我在夜裡起身安撫著他,回房後常是輾轉難眠。

最近患有嚴重失眠的我,回診時醫生跟我說:「如果因為寵物的關係無法睡到自然醒,只好把寵物送走,治好自己的問題先。」
我心裡回答:「親愛的醫生啊,如果我的貓狗離開我,那我根本就不用睡了。親愛的醫生啊,你知道我的老憂、小鬆和小路,對於我的重要性,勝過於我那可笑的睡到自然醒嗎?」

微風襲來,吹動我和老憂的頭髮。鄰居種的八重櫻也已經滿開了。記得去年的此時,我也牽著老憂在社區散步,還很猛地爬上他最愛的仙跡岩。今年他沒辦法爬山了,但只要一出門,便會死命的往前衝,一小段一小段,每步每步留下他的痕跡。

拍完他跟八重櫻的合照,我跟老憂說啊:「明年,當櫻花盛開時,我們也一起來散步看櫻花吧。」

說到此,我可笑的眼淚簌簌地落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