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6日 星期二

小書迷的心願


台北的夏日午後,下了一場大雷雨。
漫長的炎夏,因為這及時雨,沾染了幾分涼意。
我透過鍾愛的海報,望向了窗外的大雨。
看著窗上的海報,雨不再是雨,是春天的巴黎陽光午後。

今年的春天,我慣性似地來到巴黎。
在巴黎,我不需要旅遊書,唯一的指南,就是一張巴黎地鐵圖。
我習慣聽著法文,說著英文。
我搭著地鐵,來到再熟悉不過的街道和咖啡館。
我喝了一杯espresso,漫步到法國最大的文學出版社Gallimard的書店。
櫥窗內貼滿了Gallimard從1911年創社100年來的重要作家照片。
我貼著玻璃,看著米蘭·昆德拉的帥海報和新出版的七星文庫
好想要啊。想要昆德拉那張超帥的黑色海報,更想要那套絕對值得收藏的七星文庫。
七星文庫是Gallimard從1930年開始出版的經典版本。
法國作家只要作品被選入七星文庫,就是無上的榮譽。
在世作家的作品會被選入七星文庫的機率,微乎其微,至今寥寥可數。

法文程度還是零零落落的自己,卻怎麼樣都想要收藏昆德拉作品一套兩冊的七星文庫。


我像是個想買糖的小孩,貼在玻璃櫥窗許久。
然後走進書店,拿起了定價120歐元的七星文庫。
就在要買單的那一刻,突然想起,現在買也沒辦法給不在巴黎的昆德拉簽名,又放了下來,還是下回見面時再買吧。
要離開書店前,猶豫了很久。因為好想要那張海報,貼在辦公桌前面。
像小書迷般鼓起勇氣,跟店員說:「外面櫥窗的那張昆德拉海報,有多的可以給我嗎?」
年紀稍長的法國店員,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說:「沒有。」然後便轉身離開了。
失望啊。像是滿滿的熱情,被澆了一盆冷水。

回台後,我對精美的七星文庫和海報念念不忘,寫信給昆德拉太太時簡短提了在巴黎的這件事。她馬上回信說,放心好了,我會幫妳完成這兩件心願。

就這樣,昆德拉全集的七星文庫版,陰錯陽差從巴黎的Gallimard出版社飛到了倫敦的經紀人辦公室,再飛到北京的代理公司,歷經一個月,終於飛到了台灣。
之後,昆德拉的帥海報,也順利地從巴黎直飛我在台北的辦公室。




為了配合今年7月7日到8月31日的博客來書展,我們決定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設計特別版書封。我們找了畫家黃楫的作品,他的作品兼具文學和抽象味,馬上獲得昆德拉夫婦的讚賞。特別版的書封,非常有味道呢。

現在,米蘭·昆德拉的所有作品,我都細心地收藏在家裡的書櫃,包括對我來說獨一無二的七星文庫版本
透過米蘭·昆德拉的海報,我再度望向一片黑的窗外。反射出來的竟是我和昆德拉對望的樣貌。這對小小的書迷來說,是最大的喜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