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4日 星期五

我們在夢裡也相見

生命很微妙,有苦有悲
在微醺之後,彷彿進入另一個世界
你醉了嗎
但願我醉了

我們彷彿從一個世界到另一個世界
我們又活過了一次

我說,笑,是真的開心
你說,笑可以很開懷,可以很悲傷
我不懂
因為我只想在要最單純的世界裡生活

我閉上眼
單純地以為只要閉上眼
一切就可以很簡單

人,其實是再脆弱不過的生物
一心祈禱世界會更好
但事與願違


我該怎麼做
才會
像個勇士般
只追求自己想望的未來

夜裡
我做了一個夢
夢中的我
不是我
於是我
實現我了最初的心願

1 則留言:

  1. 寫完這篇之後我在噗浪留言,一併紀錄如下:
    我像遊魂般,
    寫了關於自己的夢,
    我們怎麼懂得自己最初的夢,
    我們不懂的,是自己。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